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殿下的老师
殿下的老师

殿下的老师

绽放的樱花为京都蒙上一层淡淡的红晕,也带来春天的喜讯,人们脸上的喜悦洋溢在空气中,木屐吱呀声中,孩子们欢笑着,身着盛装女人与家人一起尽情享受难得的闲适。

「这个时候是京都最美的季节!」郊外茶社里,男子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要永远记住这个味道。

「宋君,难怪同学们都说你有诗人的气质!」对面的丽人掩口轻笑,粉色的和服之上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拢起的云鬓,精致的耳坠,微微翘起的嘴角,轻额的臻首恰如其分的低下,不经意间流露出温婉与矜持让人不由心醉。

「织雪!」男人微微一愣,但很快掩饰过去。

「宋君,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女人郑重的低下头:「您是我最敬重的人,我丈夫是一位军官,我不希望因为今天的事给您带来麻烦!」男人放下颤抖的手,脸上表情也平复下来,对面已为人妇的女人白玉般的手指穿花般的舞动,一股淡淡的茶香开始在两人之间弥漫。

「七年了,你穿着和服我差点没认出来。!」男人仿佛陷入了回忆:「高卢的时候,你喜欢白色的长裙,教堂、农场、学校到处都是你留下的痕迹,你就像一只美丽的云雀。你中断学业回国,不知有多少高卢的小伙子为你失眠!」女人微微一愣,一双杏眼被迷雾笼罩,仿佛被记忆带回高卢的田园与教堂,就连茶水溢出也未察觉……「转眼间,已经要叫你夫人了!」男人叹了口气。

不着痕迹的清理溢出的茶水,织雪美丽的臻首低下,茶社里荡漾的幽思让人忘却了时间。

那年,身为千叶家的长女,她被父亲送到高卢,一扇崭新的大门向她打开,年轻的生命在高卢的音乐与文化中悄然绽放。直到有一天接到家里通知回国,然后,命运就是这样的奇妙,嫁给现在的丈夫,现在,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皇子的启蒙老师。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反而为她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现在的织雪已经不是当年在高卢那个青涩的日本姑娘了……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白天的事织雪没有告诉任何人,一如往常的做家务照顾孩子。轻轻掖好被角,两个粉雕玉琢的女孩鼻子里发出细微的鼾声,织雪脸上无意间露出一丝笑意,丈夫家里规矩很严,对两个小家伙却很是娇惯。

「主人!」拉开门,神木君一如往日正襟危坐,织雪拿起针线,嘴里说起外面的事。神木家是天皇家臣,丈夫沉稳干练得到朝和宫鸠亲王殿下的称赞,此时俨然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不一会,神木却已被妻子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融化,搂住织雪柔软的身体。

「迪宫殿下最近学业如何!」天皇精力不济,将教导皇子重任交朝和宫,妻子是神木极力推荐的,聊了几句他便不由问起。

「殿下对西方历史文艺很感兴趣,最近跟着织雪学琴,他很有天分,进境很快已经可以弹一首曲子了!」她对此颇为自得,却见丈夫的脸色不对:「主人,是织雪做错了?」「你做的很好!」神木沉声道:「可亲王殿下一直忧心他性子软弱,现在他喜欢这些东西,连我也不放心了。」虽然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出于长久以来的习惯,织雪并没有反驳丈夫的话,直到被他搂在怀里,透过衣衫,胸前娇嫩的蓓蕾被粗糙的大手捻住。

「主人!」织雪脸上的娇羞如樱花般灿烂,神木不是很高,常年的军旅生涯却让他的身体异常结实,那种强烈的冲击让织雪每每念起都禁不住身体发软。

一夜无语,清晨街上尚未有多少行人,京都御所,梆梆撞击声中,花园里两个十几岁的男孩挥舞着手中的竹剑,脸上从不带任何表情的亲王殿下身上仿佛带着无形的压力,让两个男孩不由间紧张起来。

「殿下,他们已经练习很久了,上午还有汉斯先生的德文课!」一身黑色和服,织雪深深的低着头,长发盘起挽成一个髻子,白皙的脖颈在她的谦恭下显得格外动人,两个男孩看到她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朝和宫殿下不苟言笑,也只有老师的话才有些作用。

「哼,这点苦算什么!」朝和宫目光在织雪身上停留片刻,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兴奋的皇子后转身离去。

「老师!」两个男孩脸上带着喜悦,相比不苟言笑的朝和宫,他们更喜欢美丽的织雪老师,仁皇子目光中还带着一些热切,对青春期的男孩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饿了吧,吃饭吧!」帮两个孩子擦了擦汗:「今天教你们贝多芬的曲子,上午汉斯先生是带了礼物过来的,你们要好好表现!」「老师没有礼物吗?」「带美惠子来玩吧,我们好久没有看到她了!」织雪佯作要发怒的样子,两个男孩立刻讪讪的闭了嘴。

精致的圆帽,雪白的欧式长裙,长发垂在身后,十指如精灵般在钢琴上跳动,不经意间的优雅与恬静让人迷醉。这身衣服也只有她能穿出这种味道,见惯了穿着和服的女人,仁皇子痴痴的望着讲台上老师动人的身姿。

「殿下,该你了!」她盈盈起身,优雅的姿态让两个男孩心中荡起涟漪。

「老师,真美!」殿下的目光带着男孩特有的真诚。

「专心点!」织雪在皇子头上敲了一记,脑海里禁不住想起丈夫的话:「亲王殿下说皇子对你的感情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仁皇子异样的眼神让织雪多了个心眼,不动声色的保持和这个少年的距离,这天晚上,出乎织雪的意料,一向不勾于言的丈夫居然首先开口。

「我答应了亲王大人一件事!」神木少有的皱了皱眉头:「关于你,神木家的女人有的时候必须做出一些牺牲!」神木褪下妻子的衣服,抚摸着她动人的肉体,健壮的身子压在她赤裸的娇躯上开始又一轮冲击,是夜,神木仿佛格外狂暴。

丈夫昨夜的表现让织雪感到一丝不安,亲王殿下晚上一反常态的留下她更证实了她的猜测。煤油灯忽明忽暗,朝和宫殿下一脸肃穆,空气中的的沉默与男人眼中闪烁的精芒让织雪感到一种窒息的压抑。

「夫人!」殿下的声音低沉沙哑:「迪宫殿下喜欢你!」「他还没有长大!」「不,他已经是个男人了,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在御所朝和宫的话从来不容置疑,他居然用了拜托两个字,这让织雪越发感觉不妙:「未来的天皇性格太软弱,这对帝国并不是一件好事,而女人,一个让他产生了欲望的女人却可以让男人更快成熟!」「您,需要我做什么!」织雪低着头,想起迪宫殿下看自己的眼神。

「到我我这里!」

「殿下,啊!」她顺从的低着的走过去,被亲王殿下粗暴的拉到怀里!

「在这里,从现在开始,做我的女人,找一个机会让他看到,给他上最残忍的一课!」亲王殿下粗暴的拉下她的衣襟,一只饱满的乳房掌握在他手中。

「不,殿下,您不能,我的丈夫是帝国最优秀的军人!」「他就在隔壁,神木家的女人身体属于日本帝国,这办法是神木君告诉我的。」「不!」粗糙的大手揉捏着她饱满而湿润的乳尖,亲王殿下的手顺着平坦迷人的腹部向下,滑到她双腿之间:「多美的身体,就连我也要动心!」煤油灯闪烁着,隔窗上丈夫的剪影保持着军人的挺拔,亲王殿下嘴角带着轻蔑而残忍的笑容,像摆弄一件玩物般抚摸着这具成熟美艳的肉体。和服散落在榻榻米上,飞蛾撞击在屏风上发出啪的轻响,粗糙的大手被两条白皙的大腿夹住,织雪丰腴的肉体轻颤着,鼻腔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吟。

「殿下!」脸上带着绝望的羞涩,雪白的浑圆臀部被男人如抱小孩一般托着,他的身体如他性格一样严谨而冷酷,坚挺的下体也如他本人一样毫无感情,毒蛇般抵住织雪羞耻中兴奋起来的阴户。

「这你的荣幸,织雪,多美的名字!」你的父亲是帝国的柱石,如果他在这里也不会阻止。

沉重的响声从隔壁传来,隔窗的剪影上,丈夫又站起又坐下的身影击碎了她所有希望,虽然他依然如此笔直……「不!」她闭上眼睛,却不敢期待奇迹的出现,连反抗都没有勇气,千叶家的女人一出生第一件事情便是学会顺从。

圆润的双腿在半空中轻颤,日本女人少有的纤腰不由自主的挺直,饱满的乳房上因为亲王殿下粗暴造成的淤痕清晰可见,挺翘的乳尖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色彩,织雪那被大手托住的雪白臀部轻颤着,随着那东西一寸寸没入饱满的阴户,她美丽的脑袋如天鹅般扬起。

「不!殿下!」她呢喃着,身体却臣服在亲王殿下的男根下,喘息,颤栗,直到他如火山般爆发出来,成熟美艳的肉体才在羞耻中停止了抖动,布满了汗水身体在灯光照射下反射着诱人的色彩。

「殿下!」亲王的身体冷酷充满了精力,即便刚刚发泄过依然霸道的充满她,纵然隔壁的丈夫已经离去,她依然感道羞耻:「您还需要吗!」「够了,舔乾净它,神木君在家里等你!」这晚,神木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妻子身上发泄自己的精力,而是在院子里粗暴的剥光她的衣服在她嘴里爆发出来。

亲王殿下的严厉刻板让京都御所的一切都如摆钟般沿着它们固有的轨迹运行着,唯一不同的是,织雪,这个成熟迷人的女人到殿下房间次数多了,甚至有下人听到殿下寝居里女人压抑的呻吟后见到她从里面出来。

「最近朝和朝和宫总是叫老师过去,他没有为难您吧。」皇子殿的迫切她一阵心慌:「那是大人的事!」「夫人,朝和宫殿下还在等着您!」内侍的话打断了空气中的平静,老师匆匆而去的脚步让皇子殿下攥紧了拳头,他不顾一切跟上去。

「殿下,您不能进去!」

「这里是京都御所,有什么地方我不能去!」

「可朝和宫殿下!」

内侍慌乱的脚步声中,裕皇子满脸怒容的闯进来,榻榻米上,朝和宫殿下坦露着精壮的上身,布满了腿毛的大腿盘在身前,一具雪白丰腴的肉体跨坐在他身上,纤细动人的腰肢被他握住,雪白的臀部歀动,饱满的下体包裹着殿下粗壮男根上下摇摆。

感觉到有人进来,女人慌乱中本能的开始挣扎却被亲王殿下紧紧握住腰肢,反而每一次插入更深更彻底,她的身体也因为紧张和兴奋攀上高潮,紧紧抱着亲王殿下的身体,修长的脖颈高高扬起,那赤裸肉体一次次绷紧。

「你来了!」亲王殿下抱住女人的身体狠狠的插了几下射在里面:「是为了她吗?」乌黑的长发盘在头顶,高耸的胸脯在喘息中起伏,潮红的脸颊在兴奋中无意思张开,晶莹的唾液顺着嘴角淌下,被亲王殿下推到的女人淫荡的分开双腿仰躺在榻榻米上,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从她敞开的下体涌出,。

「老师!」熟悉的面孔让皇子殿下疯狂:「你这个恶魔!」「啪!」朝和宫殿下一巴掌把他抽了个趔趄:「八嘎,女人永远臣服于强者!」「痛苦吧,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没有力量,不懂得隐忍,你只能像你父亲一样被财阀玩弄在股掌中,就像我玩这个女人一样!」皇子殿下愤懑的目光中,他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织雪老师如母狗一般趴在朝和宫面前,性感的红唇被他硕大的肉棒充满,雪白的翘臀间肥美的尻穴敞开着无情的嘲笑着他。

「明天让南茜先生来教你做一个合格的天皇,以前那些没用的东西以后不要学了!」亲王殿下又一次抱起女人赤裸的肉体,让她颤抖着的乳房与翕张的下体面向懦弱的裕皇子,坚挺的男根对着女人屁眼插入,女人羞涩的转过头,嘴里发出婉转诱人的呻吟……时间不以人意志转移的流逝,跟在朝和宫身边妙曼的身影每一次都让皇子殿下痛苦,他恨那个家伙,却不经意开始模仿他,学会隐藏自己,学会让别人害怕,清澈的目光中多了些说不出的东西。

「殿下」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老师!」「是我!」她拉上门,坐在他身边,抚摸皇子殿下依然稚嫩的脸:「这些天你辛苦了,也瘦了,我给你带了一些点心,都是你最喜欢吃的!」「你今天怎么来了,他呢,每天这个时候你不是在,在他怀里!」女人停下动作,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我不该来!」「不!」皇子殿下紧盯着她的眼睛,目光中带着痛苦与炙热。

「殿下,我是你的老师,是最了解你的人,今天,我是背着朝和宫来的,如果殿下想要,我可以给你!」千叶织雪轻轻拉下衣服,一具丰腴诱人的身体呈现在少年面前。

她成熟迷人,像母亲一样引导着稚嫩的少年,让他从一个孩子变成男人,而皇子殿下疯狂的迷恋着这具成熟的肉体,一刻也不放过,直到精疲力尽。

「殿下,你恨那个男人吗?」云雨之后,她带着别样的风情。

「恨!」他攥紧了拳头:「我要把你从他手里抢回来,我要他痛苦,要他爬在我的脚下!」「不,听我的,不要恨他!恨他就会变成和他一样的人,老师不想让你变成那样的人。高卢的时候曾经有人告诉我,只有内心的强大才是真的强大,真正的勇敢是源自爱与责任而不是愤怒,你这样只能把灾难带给日本,听老师的,不要恨他!」「你想让他变得像女人一样懦弱!」阴沉的声音传来,朝和宫的身影让出乎两人的意料。

「殿下!」织雪下意识把皇子遮在身后:「是我勾引他的!」她毫无畏惧的直视着这个让无数人畏惧的男人:「我是他的老师,我必须这么做!」「八嘎!」朝和宫殿下的耳光抽在她脸上,鲜血顺着她嘴角淌下,她的眼睛却依然明亮。

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还会这样做,就算明知道结果,没人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这个美丽的女人在朝和宫殿下寝居呆了几个小时后破天荒的提前回家。

织雪像往常一样照顾两个孩子睡下,却在半夜轻唤起女儿:「美惠子!」屋子里的灯光忽明忽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神木的性子越发古板严厉,两个孩子也开始害怕他。

「嘘,不要吵醒爸爸!」女儿的似乎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一双美丽的眼睛带着孩子纯洁的狡黠。

「喜不喜欢这个!」银质的十字架在美惠子面前摇摆。

「喜欢!」

「戴上它,高卢人说我们都是纯洁的羔羊,妈妈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要替妈妈照顾好妹妹!」「妈妈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等美惠子想妈妈了,妈妈就会回来!」

「妈妈会回来的!」一丝泪水从她眼角滑落滴在女儿脸上,白天一幕幕在脑海里重播。

「真是一具完美的身子!」朝和宫剥下她的衣服,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赤裸的肉体:「可你的愚蠢让我愤怒,千叶织雪,你必须用自己的生命来弥补这一切,你的父亲真不该送你去高卢,今天我再用你一次,这样的机会不多了!」她赤裸的肉体被按在榻榻米上,在男人的冲击下无助的挣扎,直到不剩下一丝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