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深宅艳事
深宅艳事

深宅艳事

是夜,日里喧闹的街市此刻已经寂静不已,只偶尔传来两三声更夫打着梆子的动静。可于一寂静巷子里的大宅此刻却不尽然。这宅子颇为清新雅致,亭台阁榭,小桥流水,无一不彰显这宅子的主人身份非比寻常。

  正是那后院的主卧,虽说早已灭了烛火,可内里传来些低吟喘息,还伴着那床榻吱呀的声响,听得人面红耳热。

  「啊啊……好哥哥……莫要再用力……啊……奴家那浪穴要坏了……」只见一个面容极为美艳的青年被一粗鲁壮汉压在身下,口中惊叫不止。

  「我要是不好生捣捣你这浪穴,你哪里能爽快。」那壮汉听他这话,更是抬起青年柔白的长腿,狠狠的操弄着。那美艳公子一双桃花眼里漫着春波碧水,朱唇榴齿吐出的尽是淫词艳语,香肌玉体如同抹着胭脂,妖娆明艳的脸上极为愉悦,手直摸壮汉敦实的腰。

  「啊……情哥哥,你用力些操……奴家下面又痒了……」这美艳公子过了一会下身又不知足,不满足的用长腿蹭着壮汉,那含水的眸子瞅着壮汉。

  「你这骚货真是浪。今天我非操的你下不来床不可。」那壮汉看他春情满眼的勾着自己,手握着他那柔弱无骨的柳腰不住的揉弄,下身竟又雄壮了几分,更加用力向后穴挺身操弄。

  「啊啊啊……饶了奴家吧……哈啊……哥哥好生厉害……」那壮汉抽查了百余回,在他那红肿不堪的穴内泄出了一泡浓精,直浇在美艳公子的穴心,恰好给他止了不少瘙痒。

  只是那壮汉还未待把那根抽出,棕黑伟岸的身子还伏在那美艳公子嫩滑玉白的身子上,只喘着粗气。美艳公子闭眼回味了片刻,笋尖般的手指在那壮汉背上打转,香舌舔着壮汉脸上渗出的汗渍,足尖在他小腿上撩动着。

  「你这骚浪的荡货,又欠干了?」壮汉经他一挑拨,那还在穴里的肉棒又有了挺起来的欲望。他恶狠狠的盯着那美艳公子媚笑,一手拍上了他雪白的肥臀,顿时留下了嫣红的掌印。

  「哎呀。情哥哥怎么下手这样重,奴家不过是伺候伺候。你若不愿。我找别人就是了。」美艳公子娇嗔倒,小嘴撅着,手下一推,只想让那伏在自己身上的人离开。后穴也扭了扭想摆脱含在里面的肉棒。

  那壮汉看美人不悦,也是个知情识趣的,当下用那满是厚茧的手掌给他揉着丰臀,嘴上连连赔着不是,那嘴也在美艳公子的玉颈上来回拱着,肥厚的舌头软腻湿热的触感只把美人舔的又是浪叫了起来。

  「哼……嗯嗯……算你知趣……啊……好哥哥快来……」美艳公子被他拱的心驰神往,也不计较,两人又是好一番操弄。

  事毕,那壮汉原想搂着美人好好歇息一夜。那美艳公子却说:「今夜不可,明日慕远回来了。」「你这浪蹄子也真是翻面无情,老子插着你的时候叫着得那般动听,现在又要赶人走了。」壮汉不满,手下搓弄着美人胸前的奶头,那粉嫩的小东西原本就敏感,这会子又硬硬的定在壮汉的手心里。

  「嗯……不是……嗯嗯……明日也不知他几时回来,若是被他知道……啊……你我二人也不好过了……嗯嗯……」美艳公子本就是个对情事极为热心的,现在又被那粗糙大掌好一番揉弄,说话也带着娇喘。

  「我过几日得了空再去找你。」他给那壮汉用嘴泄了一次以后把那壮汉送到门口,看四下无人,扯着壮汉的衣角说道。

  院内月光皎皎,星辰几点,把原本晦暗的院子照的更添了一番意境。那公子送走了壮汉,便偷偷掩门进屋了,谁知本应无人的院内突然从门边的柱子后面走出一个人,看着那被掩上的方面,挑唇一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霜白一早便起身在房内收拾,走出房门却前厅时看见一俊朗公子正朝自己走来。只见那俊朗公子,眸若点漆,面冠如玉,唇角时常带着一抹笑意,又添了几分风流俊逸,好一副翩翩佳公子的风度。

  「大嫂可是去用早饭?」许逸轩招呼道。

  「怎么不见慕言?」云霜白点了点头,见只他一人于是问道。

  「慕言听说大哥今日回来,早早便出去说去迎一迎大哥。」许逸轩不由笑道,自家心上人从小与大哥亲密,二人兄弟感情甚笃,自己有时都不免吃味。不过他看了看眼前的云霜白,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深了。

  「慕言就是这般率直心性,不过慕远见了他肯定高兴。」云霜白也不再多言,两人各怀心事往前厅走去。

  前厅桌前早已坐着两人,一个是宋慕远的二弟宋慕诚,另一个则是宋慕诚的伴侣沈眠风。着宋慕诚虽与宋慕远面容上有几分相似,不过宋慕远更多是风流倜傥,而宋慕诚则沉着冷峻,并不好亲近,只是对待家人却又是十分和气,并没有在外那种淡漠。沈眠风样貌却极为阴柔,说是女子也不会有人生疑,虽未施粉黛,却柳眉如烟,面若桃花,一双杏目更是含情凝睇,说是沉鱼落雁也毫不为过。

  二人看他俩走过来,起身招呼,四人边坐下开始一同用了早饭。几人虽说闲聊了片刻,宋慕诚却是日日事务繁忙只好抽身离去,沈眠风也因为研习医术离了席。余下云霜白和许逸轩,他俩此刻闲来无事便一同踱步走向后院,直走到一僻静处,四下无人,二人在回廊边上不时笑谈几句,多是许逸轩谈及一些旧事逗得云霜白娇笑不止。

  那许逸轩见云霜白几缕青丝吹在粉腮边上,玉白色的俏脸笑的飞上了一抹红霞,那桃花眼中更是百媚丛生,一时间竟觉得暗香撩人,这园中百花都不及他身上一抹幽香。这许逸轩微微一怔,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向云霜白,他手指一挑,把云霜白的颊上的一缕青丝拂到了耳后。

  待回过神来,云霜白惊疑不定的望着他,竟不知如何是好,面上的红晕更是艳如桃李。当下就往后退了两步。谁知那许逸轩竟伸手拉住了他,把他玉腕一带,直抱入了自己怀里。

  那云霜白羞得忙要挣扎,只是许逸轩也是练武之人,臂力惊人,箍着不让他躲。那平日里总是调笑的薄唇凑到美人耳边低语道:「大嫂昨夜睡得可好?」此话一出,惊的云霜白忙停下挣动,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忙说:「你先放开我。」许逸轩哪里肯放,倒把手探进了里衣,带着薄茧的大手在他盈盈一握的纤腰上来回抚弄,云霜白肤如凝脂,滑腻似酥,此时许逸轩怀中温香软玉,更是把他抱紧了些。

  这一番挑逗,让云霜白身子登时软了,只好倚在许逸轩怀里,喘息不止,那藕臂也不自觉的攀上了许逸轩的肩上,上身更是不自觉的往许逸轩结实的胸膛上靠了靠。

  「逸轩一时冒昧唐突了大嫂,这便放开。」许逸轩看他已是情动,手从那里衣中拿了出来,抓着云霜白玉腕的手也松开,嘴里连连致歉,面色诚恳,还把那靠在他身上的云霜白扶了起来,当即往后退了退。

  「你……」云霜白才刚有些情热,又见着许逸轩如此,不由得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含嗔带怨,衬着那酡红的小脸,看的许逸轩心里麻痒不止,直想把这风骚美人按在身下蹂躏。许逸轩克制住自己下身蠢蠢欲动的孽根,面上还是恭敬道:「逸轩已经依言放开大嫂了,不知大嫂还有何吩咐?」那云霜白被挑拨了一番,又看他佯装正经,听他话里应是已经知道自己与那护院之事,加上刚才那番态度,知道对方一定也只是在戏耍自己好让自己燥热难耐之时引他做那入幕之宾。

  二人都已窥破对方打算,云霜白却又怨他这副坐收渔利的样子,当下也不再言语,只是拿眼看着许逸轩。

  许逸轩看他不言不动,知道这戏也不该再演,若是惹恼了这美人,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自己这些心思。他轻笑一声道:「逸轩看大嫂有些累了,不如送大嫂回房歇息。」「也好。」云霜白看他收起了木讷神情,心里也是荡漾不已,嘴里应了他,便跟着许逸轩走着。

  只是那许逸轩却并没有带着云霜白往主卧处走,反倒是越走越偏,来到了这宅中一处木屋,此处是宋慕远年少时用来闭关练武之处,此刻早已经用不上,也就荒了下来,几年也不见得有人来一回。云霜白一看此处,心跳又快了几分,随他进了那屋内。

  见那屋内竟不见丝毫脏乱,反倒收拾的干净整洁,那塌上还铺着褥子垫絮,桌凳齐全,那塌上还放着几件衣物。

  「我与慕言偶尔来此处住上一日。」许逸轩看他不解便解释道。这住上一日的各种含义,云霜白自是明了,见许逸轩看着自己,身上又热了不少。

  云霜白一把搂住许逸轩的后颈,朱唇轻启就往许逸轩唇边送了过去。许逸轩心头一热,衔着那丁香小舌吮舔交缠,惹得云霜白轻哼不止。他在与宋慕言相遇之前原本就爱流连风月烟花之地,对这些奇淫巧计自是不在话下,让那云霜白极为受用,那丰盈窈窕的身子软软的挂在他身上,美目更是因为这一番亲吻含着几分媚意。

  两人吻的气喘吁吁,口涎顺着那艳红的唇直滴在二人的外衫上。许逸轩这才停了下来,看云霜白早已腮晕潮红,媚眼如丝,那沾着香唾的嫩唇更是闪着水光。

  「大嫂怎么这样甜。」许逸轩搂紧了这风情万种的尤物,在他耳边低语。

  「那你还不快再尝尝。」云霜白把另一只手也搂了上去,娇声说道。

  「大嫂莫急。」他又伸出那灵舌在云霜白小巧的耳垂上咬了几下。

  「嗯……啊啊……你这坏东西……」云霜白又疼又痒,直锤着身前的人。

  不消片刻云霜白已被许逸轩压在身下,衣袍早已凌乱不堪,那乌墨似的青丝也散在一旁,好不魅惑。只是那许逸轩正在他玉颈上放肆,又舔又咬,云霜白却突然一阵不安,推了推许逸轩,担忧道:「不知今日慕远何时归家,万一……」「那大嫂昨夜还偷人么?」许逸轩看他娥眉轻蹙,调笑道。

  「你!」云霜白见他如此,羞恼的很,柔荑拍着他的肩,不满的说道。

  「大嫂无须担心,大哥今日回来,慕言去迎自会让大哥给他讲讲一路见闻,只怕夜里才能到家。还是大嫂此刻做到夜里也不满足?」许逸轩暧昧浅笑,手上已经解开了云霜白的衣衫 。

  「嗯……讨厌……」云霜白看他那丰神俊朗的脸上笑容邪气,早就情动,此刻也只是嗔怪一声,腿早已缠在了对方的蜂腰。

  「大嫂这里怎么这样火热,情哥哥给你看看如何?」许逸轩得了回应,言语动作也更是放肆,下身感到云霜白的玉茎发烫,便一头钻进了云霜白的衣衫下摆中去。

  「啊啊……嗯……」云霜白见他扯了自己的亵裤,此刻自己下身光裸,只剩一件极薄的长衫正罩着许逸轩,见他的唇齿在云霜白白嫩滑腻的双腿间四处游移,不时又在他腿根处连连吮舔,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那敏感处,直惹得云霜白连连发颤,一双小腿搁在许逸轩的背上来回摩挲。

  那巧舌在云霜白下身留下一片湿痕后便顺着云霜白的柳腰往上,又开始舔弄着云霜白粉嫩的奶子,云霜白胸前平坦,只是小粒却如樱桃般大小,平日里也不得不刻意遮掩着才不至被看到。今日许逸轩终于得以一尝自是不会放过,唇齿来回啃咬捻弄,那小粒硬挺着迎合着许逸轩的吮舔,颜色愈发诱人。

  「啊啊……许公子……舔肿了……嗯嗯……」云霜白哪受过这般手段高超的挑逗,宋慕远虽是与自己情投意合却不喜床笫之事,二人欢爱之时也只是中规中矩,前后几个姘头也多是莽夫蛮汉除了一身蛮力更是不知其中技巧。今日被许逸轩一番舔弄,云霜白早已魂游天外不知身处何方了。

  看云霜白这样投入,许逸轩自是得意,唇舌愈发使力,手上也不松懈,抚上了那滑腻肥嫩的翘臀,双手搓揉挤压,惹的身下人连声乞求。

  只是搓揉之时,之间却不知从何处染上了一点黏液,许逸轩诧异,二人皆未泄精水,这触感也不似汗水,不知从何而来。许逸轩唇上松开了那被自己舔得粉嫩肿胀的樱桃,抬起云霜白的玉腿向臀缝看去,看那莹润丰臀之中一道艳红媚肉,一张小嘴张合不已,而那指上黏液正是从那后穴中涌了出来,后臀登时一片湿滑黏腻。许逸轩心下大喜,才知大嫂无需借助情趣之物,竟从那后穴流出了汩汩淫液。他历经花丛还从未见过如此妙人,心中一阵激荡,嘴里叫着心肝宝贝儿,那灵巧的软舌就亲了上去。

  云霜白正想求许逸轩快些抚弄自己,身下穴口却猛然靠来一条柔软的灵舌,云霜白身体一个震颤,玉茎险些泄了出来。那处往日只被手和肉棒侵入,从未有人给他体味这般滋味。那湿热温软的嘴唇正裹着那张合蠕动的后穴,吮吸着汁水横流的穴口,舌尖也顺着那媚肉的褶上轻扫,让他娇软无力的身子都弓了起来。

  这还不算,那许逸轩见他已经娇喘连连,又用手掰着那丰润白嫩的臀瓣,顶着那巧舌就戳了进去。

  「啊啊啊……我的好哥哥……嗯嗯……奴家的浪穴都被你舔化了……」那柔软温热的舌头在他极其敏感的媚肉上舔弄,不时还在穴口打着圈,云霜白口中淫声浪语更是不断,水蛇样的纤腰带着那肥嫩的屁股不停的扭动,只想把那后穴再往许逸轩唇上再凑近些好让自己更多的享这极乐。

  内壁的肠液越来越多,从许逸轩的舌尖上滑到了垫着的丝绸上,身下翠色的绸子上染上了一片淫液。

  见他也被逗弄的嘤咛不止,许逸轩便伏在了云霜白身上,又与他一通唇舌交缠,手下伸进两指捣着他的后穴,那丝绒一样的紧窄内壁紧裹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两指在那处抠挖翻搅,又让身下人轻颤低吟。

  「好哥哥……快些进来……霜儿……啊啊……霜儿浪穴好痒……」云霜白只被他手指弄着,初时还觉得有趣,只是越弄后穴越是不满,那空虚的酸痒一阵阵的袭来。

  「宝贝儿这哥哥叫的好没诚意,既要我与你成夫妻之事,还不改口?」许逸轩也被他这淫媚的模样弄得只想一捣穴心,止了这阳根的胀痛。只是看他娇声软语,又不想就此遂了他的意。

  「官人,好官人……嗯嗯……」云霜白这刻极为乖顺,登时改了口,白嫩的大腿又在许逸轩腰上磨蹭。

  「你这妖精。」许逸轩抽气,扶着阳根就插进了那早已松软滑腻的穴内。

  「唔嗯……啊啊……哈……嗯……」许逸轩那孽根形状硕大,腰上又不断使力,直捣得这骚浪的美人话也说不出,两只藕臂搂着他精壮的后背,玉腿缠挂在窄臀上,颠簸摇曳。

  「你这骚货,平日里见你一副端庄的长嫂模样。怎知这样淫浪,早该把你压着狠操。」这许逸轩看云霜白眼眶泛红,那春水荡漾的眸子情意绵绵的望着自己,小嘴不断的吐出呻吟,口中不住的说些腌臜话来刺激他。

  「嗯嗯……官人早该操霜儿……啊……官人好厉害……」浪穴夹着那孽根不断的紧缩,随着孽根进退,那艳红色的媚肉也翻了出来,伴着黏液,莹润淫靡。

  「啊啊啊!」抽插数十余下后那许逸轩不知触到了何处,让云霜白的呻吟忽然高亢了几分,许逸轩自然知道为何,循着那处又狠狠戳弄了几下。云霜白浑身颤抖不已,直叫着亲官人好官人。不一会那挺翘的玉茎径自泄了,许逸轩看着眼热,硬是让云霜白用玉指沾着吃下肚去。云霜白也配合,那笋尖般的手指抹着那浊液就往口里送去,软嫩的舌在指上卷着,舔出啧啧的声响,只把许逸轩看得又扑了上去发狠的啃着他的香唇。

  二人在那床榻上来回插弄了百余回,许逸轩因武功底子极好,身体自然龙精虎猛,这一番竟过了半个多时辰才有了泄身之意,那云霜白早已泄过一回,这会子又被许逸轩插的挺起了玉茎,那小巧玲珑的嫩芽随着身体摆动着,又被许逸轩一手握住来回套弄。舒服的云霜白捧着许逸轩的颈窝来回舔弄。

  「啊啊……烫坏奴家了……」许逸轩一泡浓精尽数洒在了云霜白的穴内,直让云霜白哀叫不已。

  谁知虽泄过一回,可许逸轩也不拔出来,耽在那销魂窟里,未软的孽根还在上下磨蹭。这妖精千娇百媚,雪肤花貌,怎能不让许逸轩再想来一回。

  春潮未褪,云霜白媚眼惺忪,烟笼秀眸,那贴着孽根的穴肉感受到许逸轩的擦蹭,心中也有此意。又把胸前的粉嫩小粒往许逸轩嘴边凑,腿根滑腻柔白的软肉夹着他的腰,娇声叫着官人。

  看他似乳猫撒娇讨好,许逸轩下身不稍片刻又硬了许多。

  许逸轩翻身坐起来,把云霜白抱在怀里,让他那滑嫩的背贴在自己胸前,两手抬着他柔腻娇软的大腿往外张开,他孽根埋在媚穴中的情景正对着门口,门半掩着并没关严,斑驳的日光透着树影照了进来,两人倒向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这房事。

  而这羞人的姿势更刺激得云霜白快意连连,柔荑一边套弄自己的玉茎,一手捻着自己胸前的红樱。嘴里更是叫着淫声浪语。

  「好官人……啊啊……舒服死了……嗯……」许逸轩挺着腰向上,云霜白下身一坠,竟是进了从未有过的深处直顶着穴心,云霜白那柔弱无骨的身子好似雨中的娇花颤抖不已。

  许逸轩口中舔咬着他珠圆玉润的香肩,冰肌玉肤上早就染上一层嫣红。

  这两人肌肤相亲你来我往,又是抽插良久,那许逸轩当即泄在了穴内。

  孽根才一拔出,那肠液混着许逸轩的精水就从他那浪穴中涌了出来,而水流滑过他的肠壁时又是一阵刺激。

  云霜白连声娇喘,倒在许逸轩怀里,手上搂着他的腰,腿搭在对方膝上,香娇玉嫩的脸上还在回味刚才的云雨极乐。方才连着泄了四五回,身子早没了力气,瘫软在一边享受这刻温存。

  许逸轩看他,香汗淋漓的小脸上还挂着一丝浅笑,那身上尽是自己留下的红痕,此刻这骚浪美人正温顺的靠在自己怀里,心下也满是浓情蜜意,也把手搭在他的娇臀上。

  「大嫂可还满意?」许逸轩见他尚未睡去,出言问道,手下轻揉他的臀肉。

  「你这登徒浪子,占了霜儿的身子倒来问我。」云霜白也拿话回他,星眸含嗔,撩人心绪。

  「我这登徒浪子也只有大嫂垂怜,才给了我这亲近佳人的机会,不知该如何答谢大嫂才是。」许逸轩面露感激,手下动作却又是另一回事。

  「嗯嗯……哪有你这样答谢的……啊……」云霜白身子又被他揉弄,兴味又浓,玉手也顺着许逸轩的小腹滑倒了他那孽根处。十指纤纤,却好生灵巧,五指在那握不住的阳根上套弄,许逸轩眼下又起了意,手刚要伸到那后穴却被云霜白一躲。

  「好官人,今日霜儿那处被你顶的肿了,不如我用另一张小嘴伺候官人。」云霜白楚楚可怜的看着许逸轩,手里还握着他的男根。许逸轩也心知自己今日被这妖精勾的全无克制,是用力了些。再看他朱唇轻启,便也点头应允了。

  那云霜白爬到他身下,也不急着去含,只是那香舌微微探出一点,舔了舔下唇,看得人心痒难耐之时这才把舌尖舔上了那铃口上,香软嫩滑的小舌才在他铃口处舔了几下又顺着雄伟的柱身向下挪动,湿热的触感在他根上缓缓移动。云霜白边舔还一直抬眼看他,那桃花眼里满是秋水碧波,只把许逸轩馋得咽下了唾液。

  而樱唇裹着他的阳根时,许逸轩再也忍不住的往他嘴里顶了顶,顶着他的喉头却也才入口一半。这云霜白虽说也时常为男人舔弄,只是这尺寸也是他平生仅见,咳呛几声又继续给他含着套弄。那小嘴微微往里吸着,舌头在铃口上来回滑动,贝齿轻轻刮蹭着柱身,与那后穴比起来又是别有一番滋味。

  这来回数十下,只把云霜白顶的唇舌酸痛,双眸含泪,只好用牙咬着他那柱顶上,这一刺激饶是许逸轩也一阵恍惚,白浊便喷涌而出,愣是洒了云霜白一脸。

  云霜白只是微微一愣也不气恼,又爬到许逸轩边上,伸出小舌把唇边的白液给舔尽了,真是艳冶柔媚,妍姿妖娆。

  虽说这骚浪美人确实可口,可许逸轩今日也泄了不少,腰上多少有些虚软,受他撩拨心里炽热可也知道不能再行此事了。直把那美人抱在怀里,拍了几下那白嫩娇臀。

  这不轻不重的力道在上面顿时留下了几道红色指印,云霜白这才安分,与许逸轩拥着睡了。

  待到二人醒来,已是黄昏将尽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