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男人是兽性十足的动物
男人是兽性十足的动物

男人是兽性十足的动物

「谁,给我出来,出来,出来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李翔的美梦,李翔从床上一个起身弹坐在床上(外面的声音怎么那么像老妈啊,出什么事情了?对了现在几点了)随手抓来床边的手机看了一下,已经半夜1 点了,听着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李翔穿上拖鞋匆匆跑了出去。李翔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失神自语的李彤彤,脸上的妆有一点点花了,马尾辫也没有了,一头披肩长发微微有点凌乱,出门时腿上的咖啡色丝袜也已经不见了,露出皮肤细腻的光滑大腿,此外看着李彤彤的神情好像喝醉了一样站在门口手舞足蹈,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看着李彤彤不对劲的神色,李翔又匆匆跑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跑到门口把李彤彤拉近屋子,然后拿着菜刀跑到门外四处张望。

  「小宝,你……你深更半夜拿着刀做什么?」李彤彤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看着李翔穿着一件裤衩光着身子拿着菜刀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神情让李彤彤很是费解「妈,刚才你不是一直在叫着谁?出来,出来啊,我还以为有贼,所以就去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看看啊」李翔被李彤彤问的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我刚才没叫啊,你是不是听错了,我正准备进门呢,你就拿把菜刀冲了出来,我都快被你吓死了,以为你梦游了」李彤彤反过来质问起李翔来(我擦,不是吧,明明是你自己在门口歇斯底里的乱叫乱嚷,现在反过来说我梦游,哎算了,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气晕在厕所的)李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跑进厨房放好了菜刀,回头看李彤彤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喝水,李翔走了过去担忧的问:「老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晚上去哪玩了啊,怎么出门时穿的丝袜都脱了啊」。李彤彤浑身一震慌张的看着儿子马上装作镇定的辩解道:「晚上是和几个朋友去外面唱K 去了,那个……那个丝袜不小心在KTV 给勾的破了一大道口子,所以就在洗手间里面脱下来扔了」看着李彤彤镇定自若李翔没有丝毫的起疑。

  「妈,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去继续睡觉了哈?」「等……等等,小宝,你说妈妈是不是一个贪玩的女人啊」李彤彤一脸沮丧的看着儿子李翔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疑惑的说:「妈你今天怎么啦,感觉怎么好像活见鬼了一样,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去去去,赶紧给我死回房间睡觉去,说的什么话都不知道,本姑娘只是象征性的试探一下你你就这么嘚瑟」李彤彤脸色刷的一黑朝儿子猛然发飙李翔被吓的一哆嗦赶紧应了句好、好、好就马上转身回屋去了,留下李彤彤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儿子回到房间里,李彤彤痛苦的双手掩面,但是还是强忍住了泪水。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之后李彤彤起身来到儿子房门前轻轻的开门走了进去,望着儿子那滑稽的睡姿,李彤彤爱怜的帮儿子拉好了被子,轻轻的在儿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走出卧室。

  浴室内,李彤彤任由冷水敲打在自己身上,这一刻她只想用这冰冷的水来浇醒自己,让自己能够冷静的回想这一夜所发生的荒唐事,当回想起自己因为性欲的刺激而忍受不住自己摆动自己的屁股迎合着蒋干大力的抽插时候,李彤彤再也克制不坐倒在地轻声的抽泣起来。

  闹钟响起,李翔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拿过手机一看,(我擦7 点50分,奇怪今天李彤彤怎么没有过来掀我被子,平时这个时候早就做好早饭来掀我被子,今天怎么了?难道昨天喝多了,不会吧,昨天离她那么近都没怎么闻到酒味啊,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起床了,不然一会就要迟到了)李翔急忙起床,然后洗漱完毕之后准备出门,可是想了想又去李彤彤房间敲了敲门。

  「谁啊?是小宝么」

  「是啊,李彤彤大人今天你怎么还在睡觉啊」

  「小宝,妈妈好像有一点点感冒了,今天可能不去学校了,你快去吧,一会要迟到了」

  「你没事吧老妈,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啊」李翔担心的问「没事,妈妈睡一会就好,你去吧」

  「哦,那好吧,我先走了老妈,你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啊,好好休息」「好的,妈妈知道了,你也路上小心啊」

  「嗯,知道了88妈妈」

  「小宝88」

  赶到学校的时候第一节课刚刚开始,李翔匆匆跑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刚拿出书本放在桌上后面的蒋干就点了点他的后背。

  「小子你今天吃错药了啊,从来没见你迟到,今天怎么迟到了啊」蒋干一脸不解「我擦,别说了,今天早上李彤彤大人没起来叫我,奶奶的睡过头了,闹钟响起来才知道」李翔一脸无辜「啊,你妈不是每天都准时叫你起床的么,今天怎么了」蒋干疑惑的询问李翔「我哪里知道啊,我妈昨天晚上1 点左右才回家,可能是玩的累了,有点着凉,今天早上在家休息了」李翔解释着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蒋干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别说那事了,快点说说,昨天那个绝色少妇怎么样了」李翔兴致勃勃的问蒋干「还能怎么样,当然是被我狠狠的干趴在地上了,这女的身材、奶子、气场、穿着、气质各个方面都是极品,看过她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想干她的,不过就是因为地位比较特殊,家庭条件过于优越,所以大部分男人只是在心理意淫,不敢有所动作罢了」蒋干得意的笑着说「我肏,别吹牛逼了,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条件,还能被你这货色干?打死老子也会相信」李翔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让蒋干看了非常不爽,一想到李彤彤今天没来学校躺在床上休息,一股快感蔓延全身(嘿嘿,老子操的就是你老妈,可惜你没看到你老妈在老子胯下那副淫荡欠操的样子),然后鄙视的对李翔说:「爱信不信,老子看上的女人有几个能逃脱老子手掌心的,昨天那个少妇刚开始还百般挣扎,到后来不还是主动摆动着屁股哀求我肏她,昨天老子心情好,直接把这骚货肏瘫了,今天上班都去不了,现在还躺在床上休养呢」最后两句,蒋干故意加重了语气。

  看着蒋干一脸淫笑的望着自己,李翔感到一阵恶心,突然间他感觉右侧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在窥探自己便自动扭过头去看,四目交加之下让李翔心跳加快(啊,女神正在看着我呢,我该怎么办呢?哎……昨天那场好梦要不是李彤彤搅局的话就完美了,既然现实不能跟我的女神相爱厮守,梦里总可以吧,嘿嘿)想着想着李翔在不知不觉间痴态流露,傻傻的盯着季欣然,可能是被李翔的痴态吓到了,季欣然红着脸转过头。看着李翔一脸痴呆的样子蒋干阴险的看向了季欣然。就在季欣然刚刚转过头不久之后,她想象到刚才李翔的痴呆样子,心中一丝暖意,想再看看他,这一转头刚好对上蒋干那双嫉妒而又阴毒的目光,吓的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看着季欣然失态的表情,蒋干觉得自己的威慑起到了作用,便调侃李翔说:

  「哥们你在看什么呢,一副白痴样」

  「我肏,你才白痴呢,我在看我的女神不行吗?」李翔厌恶的说「嗯,季欣然确实漂亮,她可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哦,曾几何时我也为她疯狂着迷,只不过现在我身边有更好的,所以嘛我就不做你的竞争对手了,把你心目中的女神让给你吧」蒋干老神在在的说「我擦,得了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像她这样的女神,就算你去追她人家还不睬你呢,你除了能吹下牛逼以外只有踢球还行,再说了,你不吹牛逼你能死啊」李翔肆无忌惮的刺激蒋干(我肏你妈的,女神个JB,你这心目中的女神早就被老子肏了不下10次了,还他妈的在同学面前装清纯,装个JB,在你眼里她是女神,在老子眼里她就是肉便器而已,想肏就肏,以后看老子把你妈也调教成肉便器母猪,然后叫上你妈和你的女神跟我们2 兄弟一起肏逼,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蒋干越想越兴奋差一点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跟你争论了,我的大帅哥,全校就你最牛好吧,我也就随口说说而已,那么刺激我干毛啊,兄弟我祝愿你早日追到你心目中的女神」蒋干鼓励道「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其实我也是因为嫉妒你才这样说的嘛,谁不知道被你搞过的女人都对你死心塌地啊,什么时候把你身边的美女叫出来我们一起玩玩啊」李翔开心的道一个阴毒的主意在蒋干内心成型(以后把李彤彤这骚货调教好了以后拉上季欣然这小骚货扮成母女花,好好装扮一下跟我和李翔一起肏逼好了,嗯……对就这样,我在他面前干他的女神,同时让他在我面前干他自己的妈妈,这个主意真好,我真他妈是天才啊)「哈哈哈哈」蒋干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一节课是物理,教物理的是一个40来岁的男教师,教学严谨、不苟言笑,很少有人会在他的课堂上如此放肆,听到笑声之后这个教师啪的下拍了拍桌子,全班鸦雀无声。谁,是谁在上课时间这么吵闹,站起来。全班的目光齐刷刷的盯向了蒋干,「真他妈倒霉」蒋干嘀咕一句,站了起来「蒋干同学,谁教你这样子上课的,你站到后面去」老师严厉的斥责道蒋干心有不甘的在全班的注视下慢慢的离开座位站到了后排,李翔回过头看着蒋干怂了怂肩,表示同情,别的同学开始交头接耳。

  「好了,现在继续上课」在老师的命令下课堂很快恢复了秩序。蒋干站在最后面望着季欣然穿着红色T 恤的背影一肚子火气。

  铃铃铃,第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大多数同学都飞快的跑了出去,买零食的买零食,散步的散步,玩耍的玩耍,独独季欣然一个人在座位上看着手机短信,脸色苍白,女孩咬了咬牙,将手机塞进书包拿起来就朝门口走去。

  铃铃铃,第二节上课铃声响起,李翔在座位上来回张望(奶奶的,那小子死哪里去了,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啊,他妈的想翘课就翘课,老子还真佩服他,咦,我的女神怎么也不在啊,奇怪)于是伸手拍了拍前面男生的后背贴上去小声说:

  「班长,季欣然怎么没来上课啊,请假了么」。班长背往后靠压低声音说:「是啊,刚才找的我,我已经跟老师说了,老师也同意了」。「那蒋干呢,怎么也没来啊,也请假了?」李翔继续问。「没有呢,那小子没请假,可能刚才第一节课被罚站了以后心里不爽,到外面玩去了,你跟他说不清楚」。问完之后李翔也没有多想,便认真听课了。

  与此同时,苏慕雪办公室内季欣然双腿分开站在地上,上身正趴在办公桌上娇喘着,在她身后蒋干正用手指玩弄着季欣然的粉色的阴唇。

  季欣然羞愧的哀求蒋干说:「蒋干,不要这样好么,这里是苏校长的办公室,一会她要是回来看见的话怎么办啊」

  面对季欣然颤抖的哀求声,蒋干成就感十足,一根手指拨开粉红色的小内裤轻轻的插进了季欣然的肉穴,一只手掀起季欣然红色的雪纺裙大力的拍打在季欣然的屁股上,然后认真的问:「小骚货,你是不是也喜欢李翔那愣头青啊,我看刚才上课的时候你看他的眼神很暧昧啊,是不是也想给他肏一下你的小骚穴啊。」面对着蒋干大力的抽打,季欣然痛的轻声哀求:「蒋干,求求你不要打了,不要打我了,真的很痛,我对李翔没意思,真的没意思啊,我只是比较好奇,所以……所以我才又转头看了他一眼。」

  「啪」的一声重响之后蒋干又继续逼问:「说,想不想李翔干你的小骚穴,想不想,嗯」说完蒋干狠狠的在季欣然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啊,痛……不想,我不想。」季欣然连忙表态「他那么喜欢你,你有什么感觉啊?人家可是家财万贯、长的又帅气的足球主力中场啊,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你没有动心么?他还在我面前把你比喻成女神,真他妈的笑死我,女神哈哈哈,女神就是我的肉便器,他碰不到你,我却可以随时随地干你的骚穴,被我的手指轻轻的捅了几下就淫水直流,女神荡妇哈哈想想真他妈舒服哈哈哈」蒋干不止用手指在羞辱着季欣然的阴部,更肆意的用言语去羞辱她。

  「别……别这么说……啊……啊……啊。啊啊啊,我对他没有感觉的,真的,我只喜欢你……真的蒋干……我们不要在这里好吗,我真的很怕苏校长一会回来」季欣然再一次带着微弱的呻吟声哀求蒋干。

  男人是兽性十足的动物,他们既渴望征服强势的女人,也愿意蹂躏欺辱弱小的女人,看着学校男生们的女神季欣然在自己手指的玩弄下哀声求饶辗转呻吟,蒋干凌虐女人的兽性一下子被抬升了一个高度,他脱下裤子拉下自己的内裤,握住黝黑的阴茎对准微微湿润的阴道大力的插了进去。虽然经过前戏的滋润,但是对于季欣然的小穴来说蒋干的阴茎还是太大了,瞬间感觉阴道被阴茎捅穿之后,疼痛的感觉让季欣然本能的锁紧阴道,阴道缩紧之后整个吸住了蒋干的阴茎,这样的感觉让蒋干舒服的欲仙欲死,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嗯……别怕……嗯我的小骚货,我老妈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都在高三听课,没有这么快回来,所以我特地带你来她办公室,让你好好的爽爽,来跟主人说说,主人的鸡巴大不大,插的你爽不爽」蒋干得意道面对突如其来的插入,季欣然感觉自己好像挨了一记闷棍,起先阴道传来的疼痛让她本能的扭动了几下身体,但是阴茎进入之后经过淫水的润滑先前的疼痛慢慢的消散,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回想起第一次被蒋干粗暴的入侵夺取初夜的晚上,感觉今天的蒋干明显比前几次要来的温柔,可是她哪里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从一个不经人事的女孩慢慢蜕变成一个女人。

  「啊,轻一点……稍微慢一点……嗯……啊……啊……」季欣然一边轻轻的呻吟一边趴在桌上伸出自己湿润的舌头去舔弄自己发干的嘴唇感受到季欣然慢慢的进入状态,蒋干开始采用九浅一深的插入法,季欣然那刚被开发不久的身体,随着九浅一深的插入法,慢慢的被带动起了情绪,嘴里咿咿呀呀的呻吟声不断传入蒋干耳中(哼哼,什么女神,就是一个骚货而已,这世界上最贞洁的女人也经不住大鸡巴的拷问,谁都逃不过,嘿嘿,不知道……不知道……老妈苏慕雪会怎么样……嘿嘿,她那结实浑圆的黑丝美腿,丰满的美臀……还有那动人的胸部……啊……啊……老爸的福气真他娘的好,有这么一个风骚入骨的女人日夜相伴……哪天……要是哪天,把她也骑在我的跨下,那一定……哈哈哈……哈哈哈)蒋干想的口水直流,胯下的动作也慢慢的加重,每一次下腹部都重重撞击在季欣然的屁股上。感受到蒋干哪根阳具那几次强力的冲击,季欣然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蒋干……嗯……你……好棒,我……我……想你再快一点点……哦……再重一点……啊……啊」动人的呻吟声将蒋干从思绪中拉回现实。看着胯下的季欣然越来越浪,蒋干索性两手挽起季欣然的双腿夹在自己腰间,然后稍微加快速度冲刺。

  「干……干什么啊蒋干……把我的腿放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双腿离地让季欣然突然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但是随之而来的快速插入又让季欣然浪叫连连。

  「骚货,想更爽的话,就夹紧我的腰,一会我让你飞到天上的,哈哈哈」蒋干命令着季欣然,感觉到季欣然双腿开始用力夹住自己的腰部之后,蒋干双手抓住季欣然的细腰,开始猛烈冲刺,每一次将自己粗长的阴茎轻轻的整个拔出,然后又迅速的种种插入,极大的幅度给季欣然带来超乎想象的快感,当每一次阴茎离开阴道时,季欣然就会发出赫赫的喘气声,然后在喘息发到一半的时候,粗长的阴茎带着极快的速度与力度重重贯穿阴道,继而让季欣然的喘气声又戛然而止,在这种爽的想叫又偏偏只能叫出一半声音的环境下,季欣然整个人开始绷紧神经,缠住蒋干的双腿更加用力,而一对脚掌更是弓了起来。

  眼看着季欣然快要达到高潮之际,蒋干如同急刹车一般,停住了插在阴道内部的阴茎,然后戏虐的用手掌甩了甩了季欣然的屁股,慢慢悠悠的说:「我突然有个好想法,骚货,我认你做女儿吧」

  阴道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季欣然几乎发狂(蒋干……你是恶魔……你是恶魔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尽力安抚自己内心情绪的季欣然装作不解的口气,低头趴在办工桌上问:「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做你女儿?」「嘿嘿,李翔那小子不是很喜欢你么,以后我找个机会让他干你,我是你爸爸,他干了你之后同时也是他的爸爸,再说了,李彤彤那骚货也被我干了,等以后有机会把那个骚货也调教成我女儿,那到时候李翔即是我儿子,又是我孙子,你说这得有多刺激啊哈哈哈哈啊」蒋干变态的大笑(什么?李彤彤……李校长也被他……蒋干这个人……好……好可怕……可是他……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李彤彤在学校一直是御姐范十足,人长的漂亮不说,气质又好,气场又强大,男生心目中她是绝世尤物,对于季欣然这样的小女孩来说李彤彤就是她崇拜的偶像,没想到李彤彤这样出色的人物也落入了蒋干的魔爪,季欣然的心情顿时一落千丈,抵抗的情绪瞬间崩塌,如同认命了一般的季欣然对蒋干虚弱的说:「好……好吧……爸……爸爸」

  看着季欣然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蒋干对自己的能力更加信心十足(嘿嘿,我就说嘛,什么女神,女精英,在大鸡巴下面,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没有半点法抗的余地)再一次蒋干把拔出来的阴茎用力捅了进去「哦……好……好舒服……我……我还要……再快点……」季欣然已经开始自暴自弃的迎合的蒋干「啪」蒋干又一次狠狠的拍打在季欣然的屁股上恶狠狠的说:「刚说过你就忘了么,骚女儿,该叫我什么啊?大声叫出来。」「啊……爸爸……用力……用力……干死女儿吧……女儿受不了了……女儿还想要……想要」趴在桌上的季欣然勉力抬起头晃动着脑袋,如痴如醉的呻吟着「啪」再一次重响,看着季欣然几近红肿的屁股,蒋干喝道:「哦……叫好爸爸……嗯……快点叫」

  「不要……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呜呜……好……好爸爸……饶了女儿吧……好爸爸用力啊……肏死女儿吧」季欣然痛哭的呻吟起来(啊苏暮雪,啊老妈,我要干死你,干死你的丝袜美腿,干死你的骚穴,我要把你也调教成肉便器母猪,啊……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肉便器母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蒋干闭着眼睛疯狂的肏干着季欣然,而脑中全部是他那穿着性感、体态诱人的如贵妇人一般的熟母妈妈季欣然痛哭哀嚎的呻吟声充分的满足了蒋干残忍暴虐的性格同时也让蒋干的情欲到达了顶点,他开始发狂的操干这胯下的小肉穴,粗暴快速的插入让季欣然既快乐着也煎熬着,一声声好爸爸让她想起了尚在狱中的父亲季秉国。季欣然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但喊着蒋干爸爸,感受着蒋干那粗的可怕、硬的发狂的阴茎在自己体力快速进出,又让她有那么一点点踏破禁忌的乱伦快感,在疯狂的欲望中,下体的阴道突然间感觉有些微微膨胀,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在自己的子宫之中,下体的热度烫的她全身发抖,大量的淫水从胯下喷发而出,跟蒋干经历过多次性爱的季欣然知道这次在蒋干射精的同时,自己也达到了高潮,一股及其舒适的感觉蔓延全身,侧贴在办工桌上那张媚态十足的脸上写满了快乐,嘴角流出的大量口水似乎在诉说些什么。

  高潮过后,蒋干轻轻放下季欣然的双腿,自己坐倒在地,看着季欣然的屁股。

  此时季欣然显然还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脱离出来,上半身依旧趴在办公桌上,下身两个脚后跟顶在一起,双腿发抖膝盖向外弯曲,呈O 字型,O 字型的顶端粉红色的阴道里面,参杂了精液的淫水正慢慢的顺着阴道缓缓的滴落下来。

  看着眼前淫靡的场景,蒋干满意的点了点头,起身拉起裤子,在季欣然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骚女儿记得把我妈的办公室打扫干净哦,你看桌子上这么多口水,地上有那么多淫水,要是让老妈看见了,我可不好交代啊,哈哈哈」伴随着淫笑声,蒋干转身走出了苏慕雪的办公室,砰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只留下季欣然独自一人发呆的瘫坐在了地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