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安卡拉之旅
安卡拉之旅

安卡拉之旅

胳膊夹着厚重的ThinkPad,嘴里鼓鼓囊囊地嚼着面包,不时用手扶了扶黑框眼镜,迎着安卡拉湿冷的寒风,被派往土耳其的小锋,使劲摇摇沉甸甸的脑袋,想着怎么快速在这打开市场。典型的IT员突然被派往陌生地域开拓市场,也不知道领导们怎么想的,我TM是搞市场的料子吗,还不如在公司边敲代码边看窗外大街上的美女呢?

  小锋愤懑不平地想着,迎头撞上一个充满弹性的胸怀,快速贪婪地大口呼吸对方身上的香水味儿,也没忘记趁着撞上那一刹那脑海快速计算着波形和大小,没办法,有着撞女人缘的小锋早已练就这身本事。

  「Sorry,doesmystrongbodyhurtyou?」仰头瞬间,小锋满脸的淫色早已换上沉稳认真的抱歉神态,内心却意淫着自己干巴瘦的身板是否撞痛了对方胸前惊人的一抹隆起,一双贼眼躲在眼框后面直盯盯地打量着眼前绝色上身衣着黑色紧身机车皮夹克,胸前的那对壮阔几欲撑爆紧身白色针织毛衣,下身笔直浑圆的双腿裹着白色紧身Jeans。

  看着对方所谓的strong身条,满脸的认真神色和黑色边框后看似不经意扫视着自己胸部的火热眼神,阿伊莎吃吃的笑了,混有北欧诺曼人血统的金发碧眼在火鸡国却也并不多见。小锋看到美女笑的如此动人,知道自己的这一招又他妈的起作用了,虽然有点不耻自己走这种撩妹路线,可是在这个快餐和刷脸的时代,有多少女性又会驻足耐心地深入领略自己的内心世界呢,虽然那个世界整个都是土黄土黄的,但重点是自己天赋异禀的大支。

  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跑偏了,小锋刚要张嘴说点什么,阿伊莎却摆摆手,一脸轻笑欢愉的走了,只留下伊人的香风和渐行渐远的浑圆臀部。算了,今天不宜聊色,正事要紧,想着与代理人的会晤和市场开拓任务,小锋感觉一抹冷空气钻进了裤裆,晃荡的小小锋好像龟缩的更厉害了。

  走进Tavaci餐厅,临近晚餐时分,餐厅男男女女们已然不少,头上几根水管顺着小孔往外喷着白色蒸汽,身边周围餐桌旁放着的中东特色水烟金壶近半人高,一心欧化的火鸡人着装性感无比,撅着妖艳红唇陶醉的吸着水烟,甚至有大胆的女孩看着满脸诧异的小锋走过,饱满圆润的红唇轻吐一口混杂了蜂蜜水果等的芳香烟雾,末了,还不忘满带风情地瞅上一眼小锋,搞的小小锋瞬间惊醒,好似进了大观园一般,恨不得顷刻露出狰狞的头部,要去仔细研究一翻奥斯曼帝国女人的身理构造。

  「Mr。Ding,iamhere」代理人苏珊好整以暇的座在12号卓旁,朝着小锋挥挥手。

  小锋握着对方嫩白小手,强迫自己收拾心里的一丝涟漪,一翻寒暄后,直奔主题。苏珊约莫刚30出头,离异带一个小丫头自己生活,不过这也很土耳其,虽然年纪不大,却据说和国营石油公司TPAO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不然主营数字化油田服务的IT公司也不会派小锋联系她来打开土耳其市场。

  小锋将腹中草稿计划全盘托出后,苏珊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将接待客户的细节部分进行了改动。方案既定,苏珊伸了个懒腰,胸前黑色蕾丝雪纺被撑的鼓鼓囊囊的,小锋扶了扶眼镜,开始一阵心猿意马,盘算着离异的女人是不是更好下手,「iwouldlikeacupofdrink,howaboutU?」苏珊起身,黑色紧身七分裤其上包裹着诱人圆臀其下露出嫩白光滑的一抹小腿和脚踝,一双简黑秀气的高跟鞋衬着精致光白脚丫和红色美甲,瓜子脸上的异域风情夹杂着一丝慵懒。小锋笑笑,表示不用理会自己,苏珊美丽诱人的臀浪随着高跟鞋跳跃出一路动人的起伏,看的小锋都快痴了。

  点了一扎啤酒,不善社交言辞的小锋陪着苏珊一阵机械式问答的尬聊,逐渐兴致索然的苏珊和欲火中烧却无处下嘴的小锋再次敲定汇报和接待方案过后,便各自打道回府了。

  在HolidayInn的房间里,小锋照着镜子,看着一脸秀气的面容却有点脱发的自己,带着一丝长期伏案敲码的疲惫,瘦弱的身板却偏偏有点小肚子,喝啤酒喝的。妈的,人穷个矮还有点矬,要不是还有根大支的小小锋,我是不是都没有活在人世间的勇气了。痛苦的小锋,开了听喜力啤酒,无视窗外的景色,思绪早已被背叛和抛弃自己的小美拽走了。

  大学时期的小锋,其实也是个很阳光秀气、才华横溢的青年,大二那年,在阳光明媚的校园里、昏暗的网吧包厢里、深夜的操场边、校边的包夜录像厅里和校外的出租屋里,有太多太多的美好过往,善良的小锋被人生仿若初见的美好砸晕了,彻底湮没在初恋的幸福里,也曾发自内心的暗暗嘶吼要此生守护这份感情和眼前的女人。

  谁知天意弄人,大三下半年某天夜晚正潜心自习备考研究生的小锋,突觉一阵心烦意乱烦躁不安,便起身到西校门买了两杯奶茶,兴冲冲地给小美宿舍打了个电话,却发现无人接听,打手机只听一阵提示对方关机,只得意兴阑珊地踱回校园,却眼皮一跳,发现喷泉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牵着一个高大俊朗的男生有说有笑的朝校门离去。

  只觉喉头苦涩、心头被针刺一般,随即大脑一片空白,小锋发疯一般的拨着熟悉的号码,耳边对方已关机的提示声映衬着眼前那对狗男女的有说有笑,滚烫的眼泪从猩红刺痛的眼睛夺眶而出,想要发足狂奔去追赶去对质,却发现双腿如瘫痪一般不听使唤。

  漆黑的夜晚里,瘫坐良久的小锋,最终缓缓起身,在寂静的校园小路上,响起寂寞而痛苦的脚步声,似乎能听见自己心脏在一滴一滴的渗血。麻木的小锋第二天接到小美的电话解释,冷静的小锋直言不讳地说着自己看到的内容,从电话那头的吃惊、慌乱和辩解中没有发现任何一丝丝的愧疚,小锋果断而决然地挂断了手机。

  叮铃铃,床头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将沉浸在回忆中的小锋惊醒,原来是宾馆前台忘记复印护照了,小锋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告诉前台明天早上再送护照过去,随即缩进了厚实软滑的棉被里,脑海里不争气地回忆着校园皎洁月光下,盘坐腿间媚眼朦胧低声哽咽的伊人被自己不断顶向高潮,也想起对方的粉色指尖在自己背部的一阵抠挖,其白嫩圆臀在手中不断的变形,追着自己嘴唇袭来的香舌湿软滑腻,最爱低头看见在小美大腿根部泥泞沼泽中肆意抽擦带出来的粉红软肉,也最爱小美瘫软在自己身上浓情的告白和称赞。

  小锋在浓烈的思绪中,双手交替舞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最终在眼角的一滴湿润中欢腾到最高点,双腿一瘫,就这么睡着了。

  次日的汇报中,小锋一改平日不自信的神态,一阵引经据典地激情演讲,完美地诠释了公司产品从设计理念到开发应用和后期服务支持一条龙的贴心服务理念。看到一身职业短裙装苏珊惊讶地将圆润的小嘴摆出O形,小锋强忍着将其爆喉的冲动把注意力集中到客户高层的提问和回答上。晚间的小型鸡尾酒晚宴上,看着身着黑色晚礼服、胸前一抹雪白陪着碧绿椭圆吊坠和挽着高高发髻的苏珊美艳的不可方物,像只优雅的黑天鹅一般穿梭在TPAO为首的一众高层男士之间,偶尔扫过来的眼神都能使小锋感觉脸庞被高温火炉给灼烫一般。知道这里没自己什么事情,全看交际花一般的苏珊长袖善舞了,小锋低头在长条桌的各色拼盘里寻觅着美食。

  「Sorry。MrDing,wemayhavetogotothenightclub。Otherwise,wecouldnotnegotiateandpersuadethemtosignthecontract。」喝的满脸粉扑扑的苏珊无奈的说出客户转场寻乐的要求,小锋不置可否的笑笑表示同意,只要能拿下合同,这些费用都是洒洒水啦。小锋在苏珊车后座上,冷眼看着在酒精和肾上腺激素的作用下,光头经理Dick伸出毛茸茸的大手,隔着礼服摸着苏珊的大腿,甚至不时地撩向大腿根部,苏珊显然也是个中老手,不断地轻声笑打着那双贱呼呼的大手。

  在夜店里,Dick搂着苏珊的圆臀在昏暗的灯光和激情的DJ音乐里肆意做出各种动作,小锋被对方一个HR老女人不断寒暄灌酒。小锋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那老女人还在拿着小瓶花椒茴香味道的希腊OUZO作势往小锋嘴里灌,小锋吓得连忙推辞去卫生间,用冷水使劲浇脸,想起今晚的任务,小锋回去将沉浸在酒精和劲爆DJ里的苏珊从DIck怀里给拽了出来拖到卫生间用冷水将其弄的稍微清醒了一些,询问是否今晚就让Dick把合同给签了。

  结果苏珊破口大骂说Dick非要明天到办公室签。没办法,好事多磨,看着苏珊撅着圆臀对着镜子补妆,小锋看到对方黑色长裙裹着的圆臀中央肉缝处有一团湿痕,小锋感觉裤子被支起了帐篷,刚被冷水浇回的清醒瞬间被燃爆蒸发的一丝不剩,脑海里只剩下眼前放大的浑圆肉臀,一把上前搂着苏珊拖向旁边的厕所隔间。

  看着眼前娇媚可人儿白皙光滑的脖子,小锋紧紧抱住苏珊低头捉住圆润饱满的嘴唇,缠向湿润滑腻的香舌,在酒精的作用和小锋荷尔蒙分泌爆棚的浑厚男性气息下,苏珊的推搡逐渐变成热烈的回应,尤其是当小锋吻向白嫩的脖子和舔着晶莹耳垂时,身体更加的瘫软乏力。

  小锋一把将苏珊长裙撕开,扳跪在马桶盖上,只见一条镂空黑色蕾丝T裤衬着白色饱满圆臀,双手划过纤细的腰部,紧紧握住着胸前的那对新剥粉红鸡头,胯下黑的发亮的龟头自动对焦苏珊圆臀中那一湾毛茸茸的秋水园,像锋利却厚重的铁犁一般穿刺在肥美的黑土地里。小锋的双手将颤巍巍的丰乳死死地来回揉捏,满脑子的感官里只有对方酥软的身体和下身的硬挺。

  苏珊也被操弄的媚眼迷离,只晓得双手抱着马桶将硕大的圆臀高高翘起,抵死迎接着大铁棍不断的高速撞击,和阴囊带对阴唇和阴蒂摇晃敲打,嘴里的呜咽呻吟越来越癫狂,嘴角留着口水,身下粉嫩的一线天处顺着肥美饱满阴唇边缘奔涌而出的爱液犹如大钻井场的泥浆一般润滑着开疆拓土的钢铁钻头,好让阴道里的大鸡巴钻地更深入一些。

  如原始猛兽一般的小锋仿若恢复了些知觉,看着眼前的一切,慢慢从一味的抽插到缓下节奏,如此良辰美景,这样爆操一顿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哪有乐趣可言。小锋将黑色的大鸡巴从美臀的逼缝里抽出,小小地抽插几下将龟头裹满了苏珊的淫荡汁液,用手指温柔按压粉嫩嫩的菊花,一手扶着滑腻的嫩腰,一手举着大龟头,慢慢地在菊花处旋转湿润,将龟头在泥泞阴道和菊花处来回地忙碌片刻,这才腰部一沉。

  看着龟头缓缓推开屁眼周围的粉嫩褶皱,似乎将直肠的空气都榨干了,龟头被紧紧裹住,周遭的嫩肉褶皱好似一张张长条嫩舌密密麻麻地裹住龟头冠状沟的神经末梢,整个大脑皮层的每颗细胞似乎都在极致的欢呼雀跃,小锋舒服地差点射出来,缓缓心神,极力克制着龟头的贪恋,将大鸡巴缓缓抽出,操起穆斯林厕所里的水管用冷水浇了浇大鸡巴,这才插入肥美的嫩逼里裹了些爱液,又抽出来,将龟头用力挤入层峦叠嶂的直肠里,一边享受一边努力适应着强烈快感的节奏,不紧不慢地操弄起美臀,一手紧拽苏珊的金色发髻,另一只手大力的拍打着丰腻的臀肉,心满意足地看着肥美诱人的粉白臀尖欢快的在空气中跳跃。

  苏珊好似从未有过来自后庭的快感体验,强烈而陌生却又深入骨髓一般的愉悦挤占了每根神经,脑海一片空白,只知拼命摇着浪臀去迎合去捕捉。

  小锋估摸着时间和后庭里龟头的耐受度,一会儿操着肥美嫩逼,一会儿钻入后庭直肠享受被紧紧裹住的极致舒爽,长、短距离地来回切换着鸡巴的抽送方式,酣战良久,尽管如此地依依不舍,腰眼终归迎来一阵酸麻,小锋在苏珊淫荡诱人的屁眼里抽插几下快速拔出整根大鸡巴,只听「啵」的一声,龟头离开了紧致却洞口大开亮出周遭粉红肉芽的屁眼。

  将苏珊扳过来跪在地上,又黑又亮的大鸡巴插进对方温暖湿润的嘴里,被大鸡巴操弄地深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海洋几欲晕死过去的苏珊也好像回了点神,半机械地拼命含住嘴里的大屌,贪恋地用舌头裹住龟头的冠状沟部分来回舔刷,刺激着小锋一把扯住头发大力地操起对方的殷桃小嘴,百米冲刺一般在嘴里高速抽插,终于迎来快感的尽头,死死地将硕大龟头抵在喉咙深处,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

  看着对方温柔顺从的眼神,小锋知道苏珊已经被自己收服为胯下之物,手里抓着半软长蛇将精液涂抹在苏珊的脸颊、眼睛和嘴角。半晌,一翻温柔的拥抱过后,相互整理下衣物,走出厕所,才发现光头Dick和HR的老女人已经人事不省地瘫坐在吧台边,苏珊无奈地掏出手机打电话叫人处理,小锋估摸着离异带小孩的女性内心繁杂世界和万千多变的心态,作势告别先行回到宾馆,暂且不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