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二嫂好风韵
二嫂好风韵

二嫂好风韵

这时沈眠风的正半坐在床边,长颦减翠,瘦绿消红,虽处在病中,却也带着那股清冷的气质,如那深谷幽兰,遗世独立。

  经过几日调养他身子也是完全好了,只是那病态尚未消减,弱柳扶风的倚在床边。

  沈眠风病中头脑昏沉,时常处在梦中,却无一例外总是那夜情事,时而他在宋慕远身上娇吟低喘,时而又靠在宋慕远怀里辗转求欢,时而亲眼看见那粗壮雄伟的阳根在他不擅情事的紧窄媚穴内激烈冲撞的情景。每每从梦中惊醒,他总是发觉自己下身被这些春梦搅得吐了一些浊液在那被单上,下身一片黏腻湿滑。让他羞恼难当。他也不知为何二十余年的寡欲清淡为何就经了那一场本不应发生的荒唐情事就让他变得如此淫乱不堪,竟时时念着那昂扬巨物在自己穴内狂乱抽插的酥痒感。

  原本他出了宋慕诚也未曾与别人欢爱过,而宋慕诚与他脾性相近,两人都是极为克制,所以也从未有如此尽兴。

  这刻四下无人,沈眠风也不知何时将手抚上了自己胸前的红樱,轻柔的按压着,见他杏眼紧闭,娥眉轻蹙,樱唇微张,榴齿轻咬,正想着那夜刻骨的情事。

  他想着宋慕远正急躁的把大手伸进自己的衣衫里,浑浊的气息喷洒在他的玉颈上,嘴里满是酒气,声音却醇厚低沉,在他耳边喊着眠风。

  沈眠风只是一想,那双腿就夹紧了,玉茎早已挺起,后穴不断的紧锁着。他粉面染上了两抹红云,手下动作也愈加急促,粉色的茱萸被他揉的肿胀挺立还不肯罢手。

  玉手逐渐下滑,抚过平滑的小腹,娇软的柳腰,最后停在那滑腻丰满的雪臀上轻轻的揉捏。沈眠风早已垂了衣衫,墨似的青丝散在光洁的裸背上,莹彻如玉的肌肤上早就铺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色,他身子未着寸缕,那盖着的被褥了被掀到一旁,他躺在软塌上,始终不敢伸向臀缝的玉指轻颤着像那处滑去。

  干涩紧窄的穴肉早因他这几日多番揉弄变得柔软许多,他一指又蘸了些助兴用的脂膏,那脂膏初进穴内便融成了滑腻的油状,随着他纤细葱白的手指在穴内缓缓进出。

  沈眠风此刻手指正在那穴内润滑着,只是这侧躺的姿势让那臀缝挨着并不好活动,他咬了咬唇,又忖着无旁人再次,身子上的欲火正噬咬着他每寸肌肤。无奈只好跪坐起来,张开双腿,把那软滑翘臀撅着,两根玉指在穴里胡乱的抽插,在静谧的房里发出咕唧的水声,伴随着他隐忍柔弱的娇吟格外淫靡。

  他只当那在穴内耸动的是宋慕远坚挺健硕的阳根,脑中又忆起宋慕远搂着他在怀里忘情的舔吻冲撞,那几乎要把他震碎的狂乱让他口干舌燥,心跳眼热。

  「嗯……大哥……」沈眠风此刻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那晚的回忆之中,口中情难自抑的低吟着。殊不知他千娇百媚的淫靡姿态早已被人尽收眼底。

  这许逸轩原本听宋慕言说二嫂正病着,便拎着些糕点过来探望,他平日看着二嫂冷若冰霜,清心寡欲,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平时也并不十分亲近,只是听宋慕言说已经病了几日他早已探望过了,自己若是一次不来倒显得他生分,可不凑巧宋慕言有事出门许逸轩只得一人来到这无人的寂静小院,正要敲门,却不知为何收回了手,若二嫂正睡着自己打搅岂不是扰人清梦,还是看看再说。他正如此想着,却听见里面有一阵不寻常的响动,心里奇道,这是何动静。

  他隔着那朦胧的纸窗向里探看,又用手指戳了一个小眼,他这番作为确实为正人君子所不齿,只是他许逸轩从不自诩君子,加上二嫂所说清冷却也是仙姿佚貌,柳亸花娇,能过过眼瘾也是极好的。可他不知这一看彻底改变了他对二嫂的心思。见那美人雪臀高翘,玉肤香汗,娇艳欲滴的红唇闷哼不已,时时喊出的娇吟也极为诱人。许逸轩心热不止,那呼吸也急促了几分。又凑近了些却听见沈眠风并不是含着宋慕诚的名字,手上坐着那淫亵自己的事嘴里却念着大哥。许逸轩是何等的机警,记起那日二哥早早离席,自己也因宋慕言不胜酒力与他一同回房,桌上只剩下了宋慕远和沈眠风,而第二天一早宋慕远竟不辞而别仓皇出走。细细思量,许逸轩便推出了事情原委,一时计上心头。

  沈眠风正念着宋慕远独自狎玩,意乱情迷之中也未听见那门轻轻推开了。那人一放下手中物什,站在那美人床前,看他自己抚弄着那香肌雪肤。

  「二嫂还舒服吗?」许逸轩老神在在,语气极为轻佻,坐在那床沿上与沈眠风靠的极近,把脸都到那雪臀边上问道。

  「啊!」沈眠风没料到会有人来,惊慌不已,急忙收回了手指胡乱扯起身旁的被褥遮住了身子。他一看来人正是平日里与自己关系浅淡的许逸轩,想到他不知在这床边站了多久,气的浑身颤抖。

  「二嫂躲什么。」许逸轩得寸进尺的又往沈眠风爬了过去,堵在他身前,显然今日不打算放过这冷艳美人。

  「你这是何意!」沈眠风强压怒气,冷脸呵斥。

  「逸轩别无他意,只是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二嫂。」许逸轩脸上笑的邪气,手却在沈眠风藕臂上打着转。

  「逸轩想问,前几日大哥为何会匆忙离开,二嫂知道是何事么?」看沈眠风冷冷瞪着他,许逸轩张口问道,脸上又是一副极为恳切的样子。

  「你……」沈眠风听他一问,顿时心惊肉跳,方才的怒意都被此刻的恐惧代替。看许逸轩神色如常,也不确定,只说:「我怎么知道。」「那二嫂为何自亵时还要喊大哥的名字,难道是我将大哥与二哥的名字记混了不成?」许逸轩又往前靠了靠,几乎已经贴在了沈眠风身上。

  「你……你休要胡言乱语……」沈眠风此刻也没有那强壮的镇定早已是六神无主,只能强硬的回他。

  「只是不知我这胡言乱语说与二哥大嫂又会不会有人信。」许逸轩步步紧逼,手上已经拉下了沈眠风手中的被褥,这香温玉软,靡颜腻理的美人裸着的身子也展露无遗了。

  「你想怎样……」沈眠风听他这般威胁,也没了底气,只好颤声问道。

  「逸轩好生羡慕大哥,只想求二嫂发发慈悲成全了逸轩,此事绝无他人知道。不知二嫂愿不愿垂怜于我。」许逸轩嘴上说着,只是一手已经揽住了他,另一只手伸进下身还盖着的被褥中抚弄着他娇滑细嫩的腿根。

  「不……不可……」沈眠风听他这厚颜无耻的请求,当即就想推开许逸轩。

  「那就不知二哥知道此事作何反应了。二嫂当真不愿?」许逸轩继续问道。

  「我不能再对不起慕诚,我……我……」沈眠风口中喃喃自语,心下却早已卸了防备,他知道自己早已脏了身子,却万般不愿让宋慕诚知道自己这些丑事。

  见许逸轩这无耻小人咄咄逼人,心中万般悲苦,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松了手上推拒的力道,低头不语。

  「好二嫂,就这一次,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刚才在窗外看二嫂如此美艳不可方物,这儿都疼了,二嫂给我揉揉可好?」许逸轩见他口不择言,眼神空洞,知他已经放下戒备任自己为所欲为了,见平日里冰清玉洁的二嫂今日可任自己按在身下肆意淫亵,许逸轩兴奋的浑身燥热。

  沈眠风无奈伸出玉手就放在了那肿胀的阳根上,强忍不适的揉着。许逸轩却并不老实的躺在那任他揉弄,两手再沈眠风滑腻莹润的身上肆意游窜,直摸的沈眠风呼吸凌乱,面若桃李。见他这娇羞模样,与那云霜白相比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心中大呼痛快。

  待二人衣衫尽褪,沈眠风偏头不去看他,只是躺在那也不言语,鬓云乱洒,桃腮粉面上尽是羞怯凄婉,更刺激得许逸轩想让他一尝自己的男根。

  他把那怒意昂扬的男根顶着沈眠风的腮边,直往他娇艳欲滴的红唇里蹭弄,沈眠风大惊失色,摇头要躲,却被许逸轩按住,执意要沈眠风为他舔弄。

  沈眠风从未受过这等屈辱,上次即使被宋慕远奸淫,也未强迫自己做过这等事,却又迫于许逸轩的淫威,只好张口衔住了那硕大男根。一股腥臊气味直窜口鼻,让沈眠风咳呛不已,那舌头下意识的就想把这异物往外推挤,谁知这一番正好中了许逸轩的下怀,那孽根被丁香小舌好一番舔弄,便情不自禁的开始在他嘴里顶弄起来。沈眠风刚要惊叫,谁知那阳根竟戳进他的喉咙,顶的沈眠风哼叫不断,嘴里也是涎玉沫珠。

  许逸轩看沈眠风被百般淫辱的模样,下身狠狠顶弄了几下,后腰一挺,几股精水竟射在了沈眠风的嘴里。许逸轩也未料到自己这时便射了,心中好不尴尬。

  只怪那沈眠风平日太过清高冷傲,此刻模样自然让人难守精关。

  口中全是腥臊黏腻的精水,沈眠风直往外吐着,许逸轩哪里肯让,揽过沈眠风的裸背就捂住了他的小嘴。嘴里嬉笑道:「二嫂若是不吃了我这些子孙,我便再泄一次在你嘴里,直到你吃下去为止。」沈眠风眼含凄惨,只好把那精水尽数咽了,还被迫着舔尽了唇边的黏腻。见他如此乖顺,许逸轩也再不忍耐。翻过沈眠风的身子,下身就着沈眠风自己润滑好的后穴往里面顶了进去。

  「啊……太……大了……啊……疼……」沈眠风那两指纤细柔软,哪里能比的上许逸轩这庞然巨物,这一用力,下身竟像撕裂一般。疼的他哀叫不止,那秋水凝睇的眸子也不断溢着泪珠,想是疼极了。

  「二嫂此言差矣,想你这嫩穴我给你多开阔开阔大哥二哥日后也能轻松一些。」许逸轩越看沈眠风不情不愿的样子就越想淫虐他,口中故意说着些下流无耻的话,身下也不顾沈眠风的插弄。

  虽说初时疼痛不已,只是那后穴抽插数十余下之后,那沈眠风也渐渐不再呼痛,而是发出些别的声响。

  「嗯……」虽说这娇哼极细却也被许逸轩听着,当下又是好一番口头侮辱,让那沈眠风的后穴更往里收缩蠕动,夹的许逸轩险些又要泄了。

  「二嫂滋味当真可口,也怪不得大哥那般正人君子也忍不住要了二嫂。」「他……他不是……」沈眠风听他此话,不知为何想出言辩驳。

  「呵,二嫂可真偏心,我与大哥都是同进同出,为何二嫂如此偏袒,莫不是我这兄弟没伺候好二嫂么。」许逸轩尽说些不堪至极的下流话,激得沈眠风泣泪涟涟。

  待许逸轩终于挺身泄了,精水在他穴内含着,许逸轩怕再耽搁宋慕言四处寻自己,当即拔出了那阳根,穿戴齐整之后也不管沈眠风此刻是满身污秽,竟推门走了。

  直留那沈眠风仰在榻上,呜咽哀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