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香艳谢礼】
【香艳谢礼】
               香艳谢礼
 

 2008/04/0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写在前面:
 
  这是截取本人旧作中某个桥段出来改编,投稿给手机下载公司的作品,明眼 的大大们就别计较太多了(就当在下先自首)
 *********************************** 
  夜晚十点钟,原本应该是下班下课回家睡觉的时候,可是张福全仍穿着单薄 的公司制服,骑着机车穿梭在板桥地区的街道上。
 
  从他踏入房屋中介这个行业开始,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对他来说,只不过是 一个存在于字典里的专有名词罢了。
 
  强忍着萧瑟寒冷的夜风,张福全熟门熟路地在路上狂飙近二十分钟,最后来 到位于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一处名为「俏佳人」的槟榔摊前。
 
  这时,一名坐在玻璃橱窗里,身上穿着一套蓝白色相间的性感学生水手服, 年纪约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看到他后,马上漾起了亲切的笑容,「嗨!全哥, 你今天要什么?」
 
  张福全脸上挂着礼貌性地制式微笑,「嗨,芽芽,你还没下班呀?怡雯姐在 吗?」
 
  「喔……原来你要找她呀,那你在这里帮我顾一下,我进去看看。」随着话 落,女孩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移动她的美腿,朝着后面的房间走去。
 
  看着她转身离去时的姣好身影,年轻男子不由得又多看了她几眼。虽然她身 上的制服样式,属于可爱的日式水手学生服,但又与真正的学生制服迥然不同。 
  白底蓝边的短袖上衣,穿在她身上似乎小了一号,仿佛变成了露出纤细柳腰 的中空短上衣;而绑在她胸前的红色丝巾,不仅给人清纯可爱的印象,更藉由红 色的色彩,衬托出她雪白粉颈的迷人之处;另外在丝巾分隔产生的视差下,那对 短衣底下的浑圆酥乳尺寸,更引人遐想连连。
 
  不仅如此,当他看到女孩下半身穿着一条,长度只到臀肉下缘三公分的灰蓝 色百褶短裙时,他不由得咂了咂嘴巴,暗想:「唔……如果她真的敢穿这套衣服 上课,保证刚走到校门口,就会被教官请到训导处……喔喔!我好想当她的训导 主任呀!」
 
  当他自我陶醉于某种淫邪不雅画面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轻吟:「全哥,怡 雯姐请你进去。」
 
  「喔,谢谢你……对了,顺便送我一包七星吧。」从意淫状态下回过神的男 子,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大哥,小妹妹我最近很穷呀!而且……抽烟对身体不好喔。」女孩不甘示 弱地回顶他,手中的刮刀同时朝他的俊脸虚戳几下。
 
  「呿!卖烟的人居然敢说抽烟对身体不好?你不怕怡雯姐扣你薪水呀?」张 福全马上摆出臭脸,挥手拨掉那柄涂抹着白灰的刮刀。
 
  「哼!反正你不是我男朋友,爱听不听随便你!要找怡雯姐就快点进去啦, 别杵在这儿妨碍人家做生意。」话刚说完,她马上转身走出橱窗,对着停在路边 按鸣喇叭的车辆高喊:「嗨,帅哥,要什么?」
 
  张福全瞟了瞟女孩骚浪的背影,才「淫」犹未尽地转身,快步走进了透明橱 窗后方的房间。
 
  刚进房门,张福全就看到了四周摆放各式性感服装的房间里,有一个年纪比 他稍长,却穿着一套性感女仆服装的女孩,正坐在一张简陋的塑胶椅上,手里叼 了根烟,望着天花板发呆。
 
  「嗨,怡雯姐。」
 
  「啊!阿全,你来啦!」女孩一看到张福全,顿时像一个受到惊吓的不良少 女,匆忙地捻熄手上的香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过来!嗯……你 要喝什么?我请你。」
 
  男子笑着说:「谢谢,给我一杯白开水就好。」
 
  女孩摇头轻笑,随即从旁边的冰箱,拿了两瓶啤酒及免洗杯放在桌上,「方 便陪我喝两杯吗?」
 
  「啊……」男子楞了一下,随即点头:「嗯,刚才来这里的路上都没看到条 子,喝一点应该没什么关系……」
 
  随着话落,张福全匆匆瞥了房间一眼,视线扫过女子身上的性感服装时,喉 头竟不自觉「咕噜」一声,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只见她的头上带着一顶白色荷叶边帽子,而下半身则有一条白色的围裙,覆 盖在一袭蓝色的连身宽松短裙上,当下展现出白皙地美腿曲线,令她整体看起来 显得性感俏丽。
 
  从这身装扮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名可爱的俏女仆,只不过,下半身那条刚 好遮住屁股的迷你短裙,却让人很难认同她是一名尽责干练的女仆,反而觉得她 只是一名,负责解决男主人生理需求的风骚美女,尤其她刚才转身拿酒时,那整 个镂空的背脊上,竟只有两条白色布条交叉点缀,让他看了后不禁血脉偾张! 
  一时间,胯下那根许久未尝肉味的分身,竟迅速抬起头来,在裤子上出现非 常明显的隆起条状物。
 
  为了掩饰这分尴尬,男子连忙找了张椅子坐下,迅速为彼此倒了一杯酒,随 口说声「干杯!」后,便一口喝下几乎满溢的酒汁,藉此化解内心的尴尬。 
  直到几杯冰凉的啤酒下肚,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张福全感觉「它」已经恢 复成疲软状态后,才把话题转到此行的目的。
 
  「对了,怡雯姐,你今天找我来,是不是还有其它案子想和我合作?」 
  女子摇头轻笑,从桌上的包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袋放在他面前。「这次多亏你 帮我把房子处理掉,我才不用继续背负庞大的贷款压力,谢谢你。」
 
  「这是……?」张福全不动声色地望着桌上鼓胀的黄色信封袋。
 
  女子见他不为所动,顿时点了根烟随口说道:「这个嘛……就当成贴补你的 油钱吧。」
 
  「哇!怡雯姐,这些钱已经可以买下一辆中古房车了耶!」男子连忙把所谓 的「红包」推了回去,「很抱歉,我不能收下这份厚礼!万一这件事被公司知道 了,我绝对会被炒鱿鱼的。」
 
  看到如此丰厚的谢礼,说他完全无动于衷,那绝对是欺骗无知小孩的谎言! 
  从事房仲业两年多以来,这种情况他遇过不少,自然见怪不怪,只是公司那 里……这种被客户或公司反摆一道,最后吃上官司的案例也屡见不鲜;除非业务 员能够狠下心,将这份佣收以外的礼金尽数上缴公司,否则还是少碰为妙。 
  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张福全连忙找个借口告辞:「嗯……怡雯姐, 不好意思,我明天还要上班……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可是当他转身走没几步,身后随即传来急切地叫唤声:「阿全,等一下!」 
  没想到他刚回身,手肘却不小心拐了女孩一下,结果她因重心不稳,当场跌 了个趔趄。
 
  刹那间,女孩发出「啊」地惊叫声同时,张福全已冲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当 两人肢体紧密接触瞬间,男子感觉她的眼里似乎多了些什么,而他也感觉自己刹 那间仿佛失去了些什么……
 
  没多久,他就感觉一张温热湿唇,竟不知不觉地印上他干涩的嘴巴;而他那 硕壮结实的胸膛,虽然有单薄衣衫阻隔,依然可以感受到两团充满弹性的饱满柔 软,正贴压在他身上。
 
  突如其来的湿吻,令男子大脑顿时产生一片空白。等他恢复意识时,才发现 自己的大手正握着女子的胸前软肉。
 
  「啊!怡雯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张福全放开女子,忐忑不 安说道。
 
  偷偷瞥了女孩一眼,她那娇媚迷蒙的眼神,带着酒精味的火烫唇瓣,双手仍 残留那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
 
  直到这时,他终于恍然大悟!
 
  「阿全,今天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话刚出口,女孩胭脂淡点的俏丽素颜倏 地浮上一抹酡红,不知是她体内的酒气上涌使然,抑或某种不道德的情感作祟? 
  他正想开口拒绝,但那张滚烫的香唇,再次贴上了他那张微颤的唇瓣,而且 喉头陡然发出低沉地咕哝声中,又不小心吞下了对方渡过来的甘甜津液;于是那 道温热的汁液,仿佛变成了易燃的汽油般,在滴落胃部瞬间引燃了熊熊大火,并 沿着食道迅速逆窜而上,在他脑海里轰地炸开──包括他最后残存的理智。 
  跨越了理智界线后,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激烈地口舌交缠、啜吸,将彼此的欲念渡入对方的口中,瞬间助长了已然猛 烈地火势,而这也使得原本有些寒意的斗室里,温度似乎一下子就升高好几度, 令空气变得窒闷,几乎喘不过气。
 
  微微推开女子,张福全涨红脸看着她,不自觉吞了一口饥渴的唾沫,带着颤 抖地语气说:「唔……怡雯姐……」
 
  话刚出口,女子马上伸出食指按在他的唇上,「嘘……什么都别说,今晚就 好好享受我的谢礼……如果你不嫌弃我……」
 
  尽管大头的理智告诫他,不可再继续下去,但小头的淫念却提醒他,一定要 及时行乐才不枉此生……正他的内心处于天人交战之际,一股轻柔的力量忽地朝 他腰背一推,结果他那壮硕结实的身形竟应势而倒,一下子就躺倒在稍硬的沙发 床上;他还来不及做出适当回应,那具早已热得发烫,还隐约带着淡雅香水味的 火热躯体,也在同一时间顺势扑倒在他怀里。
 
  在身体自然反应下,张福全搂住了怀里的香玉,而那圆鼓饱满的酥乳正紧贴 他胸膛,性感火烫的美唇立即送了上来,再次与他热吻起来。
 
  双手来回抚娑那几乎无布料遮掩的白皙背脊,细细体会那从指尖传来的滑嫩 触感,令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理智,又被狂骤的情欲给扑盖、淹没。
 
  此刻,压在张福全身上的女子,仿佛是一名长年未尝云雨的饥渴怨妇,不仅 主动张开香唇任他需索,甚至主动抓起他的大手,引领他抚摸胸前那两团柔软空 虚的心灵。
 
  事己至此,男子索性揭开那君子的虚伪面具,主动腾出一只手,探向她那只 能遮掩弹翘美臀的迷你裙的裙底。
 
  没想到他的大手才刚伸进大腿根部,马上摸到一滩湿滑的黏液,于是他漾起 促狭地笑意,在她耳边轻叫:「哇!好湿呀!怡雯姐,这是你的口水吗?」随着 话落,他故意把湿漉漉的手掌摊在她面前。
 
  「不是啦!唔……你好坏!」女子看到张福全手上的淫液,臊羞得立刻把脸 转到旁边。
 
  男子听了之后也不搭腔,另一只大手隔着衣服,握着她坚挺的椒乳,寻找她 胸前那朵嫣红的蓓蕾,温柔地揉捻搓按着。没多久,他的耳边就传来娇喘浅吟的 动静──那是求爱交欢的讯号。
 
  于是他二话不说,马上褪去她身上的性感女仆装;当衣服从肩膀滑落刹那, 马上露出了胸前那两朵粉嫩翘起的嫣红,令他看了之后,竟不由自主地吞了口饥 渴且贪婪的馋沫,蓦地生出想要大口咬下吸吮的欲望。
 
  只不过想归想,面对第一次交手的床伴,当他还没摸清楚对方的习性前,还 是选择采用「按部就班」策略。他这时俯下身后改咬为亲,接着便轻舔慢吸那对 有如傲立于雪峰上的红梅,细细品尝那对带着乳香芬芳的柔软乳球。
 
  大嘴来回啜吸拂扫舔两颗嫣红的岭梅,一手把玩圆润滑嫩的乳球,而另一手 则继续探向女子两腿之间的神秘谷壑,探寻那泌出透明汁液的源头。
 
  「噢……阿全……那里好痒……别……别弄那里……我会受不了……」 
  早已不是处男之身的张福全,看到女子紧闭着双眼,食指勾扣在娇艳火烫的 红唇上,不安地扭动柔软的娇躯,当下呈现出一种难以言喻地妖媚淫态时已经晓 得,该是「提枪上马」的时候了……
 
  张福全趁她意乱情迷之际,那只原本揉捏把玩酥乳的大手,忽地抽回后立刻 向下伸进裙里,紧接着,两手沿着大腿外侧向上迅速游走,没多久就摸到了一条 细绳!以他曾有过的经验判断,她的裙底应该穿着一条,性感诱人的丁字裤。 
  为了证实心中所想,他双手霍然向下快拉!顷刻间,一条比巴掌还小的紫色 线型蕾丝材质的丁字裤,已然摊放在他手掌心当中;定眼一看,那块三角形的窄 小棉布上早已湿濡不堪,而且当他拿到鼻子前一嗅,仿佛闻到了某种淫靡气息的 腥膻味道。
 
  「嗯……好香呀!原来这就是怡雯姐身上的味道呀……」
 
  话说一半,躺在床上的半祼娇躯倏地推了他一下,以薄嗔的语气说:「你这 头变态的色狼,别再说了!」
 
  望着她那张佯怒臊羞的脸蛋,张福全的嘴角漾着不知名地深邃笑意,「好好 好……怡雯姐,我不说就是了。不过……我用做的应该没问题吧?」
 
  「什么?」女子红着脸装傻,而张福全则以实际行动告诉她个中深意。 
  只见他迅速将那条薄如蝉翼,完全没有蔽体作用的「小丁丁」塞进口袋,三 两下除去身上的衣物后,随即拉起她的短裙,将暴怒的分身用力插进她那饥渴地 旱田,辛勤卖力地展开开垦耕耘的工作。
 
  刹那间,女子秘谷里的透明津液就像年久失修的水龙头,不断地往外流出; 而且她原本轻吟的声响,也逐渐变成高亢的娇吟,萦绕在小小的斗室之中。 
  「嗯……噢……阿全……别……太用力……人家很久没做了,有点痛……」 
  张福全听到这句话后,内心不禁感到讶然不已!没想到这个外表看似豪放不 羁,性感风骚的怡雯姐,性生活居然这么保守?可是看她微皱眉头的表情,似乎 不像说谎……
 
  (嗯……不管她有没有说谎,总之还是给她留下一个疼惜女人的好印象,说 不定以后还有这么好的机会……)想通这点后,张福全立即放轻抽送的力道,改 以九浅一深,缓抽慢送的频率,让她逐渐适应「暂放」在她体内的条状物尺寸。 
  「喔……怡雯姐……你夹得我好舒服呀……」男子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说 着。
 
  话才说完,他随即感觉浸在柔嫩花径里的玉柱,仿佛误触机关似地,火烫坚 硬的柱身竟惨遭莫名地挤压夹吸,耳边同时传来女子似嗔似痴地淫声浪语。 
  「噢……阿全……你……你好坏……人家不是你想的那样……喔……你、你 的那里怎么好像一直在变大……人家的妹妹会受不了……喔……好胀呀……」 
  男子听了之后,逐渐加重抽插力道,并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怎么样…… 这种速度还可以吗?你现在还会痛吗,还是感觉舒服一点了?」
 
  「嗯……已经开始舒服……喔……好久都没这种感觉了……」
 
  女子紧闭着眼呻吟着,而她那纤细灵活的水蛇腰,也随着他抽送的节奏,时 左时右,或上台下地摇摆扭动着。等到她呼吸变得急促了,蛇腰忽然疯狂扭动起 来,压在她身上的男子立即一改温柔态势,迅速由慢转快、由轻加重,一下一下 狠狠地冲击着她敏感紧锁的花心。
 
  在此同时,他不仅在她体内辛勤地耕耘,双手也同时把玩起她那对坚挺浑圆 的酥乳。看着她胸前这两团软肉,在自己手中变换各种形状……那种快感,根本 无法用三言两语说清楚。
 
  于是女子在他柔情攻势下,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波高潮;一时间,他只觉得硬 挺的分身仿佛像一艘漂流于海上孤舟,骤然遭到突如其来大浪当头打下,一下子 被浩瀚地海洋淹没。刹时,只见女子不由自主地挺起她那的灵活水蛇腰,蓦地发 出了高分贝的尖叫声:「啊~~~」
 
  尖啸声甫落,女子原先向上反弓的腰肢马上无力地瘫软下来,重重地落在不 算柔软的沙发床上;若不是张福全眼捷手快,配合她的起伏扶住她的纤腰,恐怕 自己会落得「柱断肢折」的凄惨下场。
 
  为了彼此安全着想,他马上抽出仍未尽兴的硬挺分身,没想到他刚抽出湿漉 漉的柱身,她那销魂的蜜桃竟然喷出一道长长的水注,直接射向他布满激情汗水 的胸膛。
 
  刹那间,张福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令人费解的惊人景象,久久不能自己。 等到强力水柱变成潺潺流水时,女子的身体仍不停抽搐抖动,仿佛羊癫风的症状 突然发作,吓得他手足无措。
 
  「怡雯姐,你……你还好吧?别吓我呀……」男子满脸惊愕,连询问关切的 言语也变得结巴起来。
 
  女子此刻就像刚被捕获的美人鱼,呈大字型地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边喘气 边说道:「啊……对不起……噢……我只要高潮就会这样……让我……啊……休 息一下就好了……」说到最后,女子苍白无血色的脸上,陡然露出一丝带着疲累 地歉意。
 
  张福望着她胸前剧烈的起伏,以及她紧抓着枕头,和从她口中发出浓浊的喘 息声,他确信她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不过这种迎接高潮方式……好像太剧 烈了一点?
 
  (难道说,这就是高潮的最高境界──潮吹?)男子暗想。
 
  为了避免发生不可挽回的遗憾,他只好默默地躺在她身边,轻柔地抚摸她的 秀发、脸蛋,倾听她由快至慢,逐渐平缓的喘息声。
 
  确定她没事,张福全才搂着她的粉颈,在她潮红未褪的脸颊轻吻,柔声说: 「怡雯姐,你是不是传说中万中有一的『潮吹』体质?好神奇喔……」
 
  「嗯哼……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很讨厌这种体 质……每次只要一达到高潮,就没完没了……让我感觉整个人像快要死了一样! 唔……这种感觉真的就像人家所形容,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女子半眯 着眼,仍不停地大口大口喘气,「或许有的女人一生都在追求这种感觉,可是我 真的很不想这样!如果可以,我宁愿当个平凡,甚至性冷感的女人……」 
  「既然如此,那你还……?」张福全茫然不解地看着她。
 
  「不只你们男人,我们女人也同样有生理需求呀!」
 
  女子缓缓睁开布满水雾的迷蒙眼睛,勉强撑起疲累不堪的赤祼胴体,拉上了 一直挂在腰际,没有完全脱掉的性感女仆装,同时扯掉已经歪斜凌乱的荷叶边帽 子,迳自走到桌前,顺手点了两根烟,慢慢走回床上,神情慵懒地靠躺在床头, 并将一根递给张福全后,自己深深吸了一大口,缓缓吐出长长的烟雾后,忽然冒 出了一句前后不搭轧的词句:「那年我十九岁……」
 
  接下来,她也不管张福全有没有听进去,就这么呆望着前方弥漫的烟雾,迳 自说出那段痛心疾首的往事。
 
  原来眼前的女孩今年二十九岁,但是历经人事沧桑的她,从外表看起来,比 同年龄的女子看起来苍老许多。
 
  故事,就发生在她十九岁那年。
 
  那一年,她认识了一名货车行的司机,而她,则是同公司里的会计小姐。当 年高职刚毕业没多久,仍涉世未深的她,在那名体格壮硕的司机死缠烂打,外加 刚柔并施的攻势下,就这样失去了女人视为最珍贵的贞操。
 
  不晓得是她天生就具备这种体质,抑或那个男人入珠的关系?等到她真正体 会到高潮的快感时,就是这种令她又爱又恨的「终极高潮」传说!
 
  刚开始体会这种快感时,她曾对此害怕不已,可是在男人鼓励调教下,她才 逐渐敞开心胸,坦然面对自己异于常人之处。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她就在一次没戴套的性行为下,不小心怀了他的孩 子。原本男人晓得这件事之后,还说出会对她负责之类的言语,甚至亲自将她接 回家里待产,以证明他所言非虚,可是等到正式跟他同居后才发现,他居然有非 常严重的暴力倾向。
 
  只要他心情不好,或者喝酒之后,就经常对她大吼大叫,甚至上演拳打脚踼 的全武行;可是等到他冷静清醒之后,却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甚至不惜下跪哀 求,希望她能原谅他酒后失态的劣行。
 
  刚开始她还心慈手软,祈求他可以真心悔改,但经过无数次暴力相向后,她 再也受不了,甚至一度铁了心要离开他;然而,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最终还 是原谅了他。
 
  想不到某夜,他又喝得酩酊大醉回来,而她只不过数落他几句,结果又换来 了莽夫拳脚相向的暴行。就这样,当时已经怀了五个月身孕的她,竟被他看似无 心,却力重千钧的大脚踼中小腹,当场痛得昏了过去!
 
  等到她从医院苏醒过来才晓得,她不仅失去了两人的爱情结晶,更差点丢了 性命。而这一脚,不仅踼碎了她的唯一牵挂,同时也被医生残忍地告知从此不能 再生育的恶耗,终于引爆了情侣情感不睦的炸弹,当然更坚定了离开他的决心。 
  只不过,远离了男人后,由于她的学历不高,重新找工作自然四处碰壁,于 是在万不得已下,她才向人借钱,在这里开了一间槟榔摊养活自己。没想到,辛 辛苦苦积攒了一笔钱买下房子没多久,就发生被人倒会的情事;万般无奈下,她 也只能断尾求生。
 
  ……
 
  说到这里,女子捻熄手上已经燃尽的烟头,轻柔地套弄男子那根已经软掉的 条状物,轻舔他圆润厚实的耳珠,带着娇腻的气音轻声说:「唔……不好意思, 解决了让我烦心的房事,我就会忍不住想起另一种『房事』,所以才会找借口请 你来这里。嗯……对不起,刚才没能让你尽兴,现在就让我好好补偿你……」 
  「呃……不……」张福全正想拒绝,单薄的房门冷不防地被人推开。
 
  「怡雯姐……啊!呃……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我……我 换好衣服就走……」穿着性感学生水手服的年轻女孩,撞见令人尴尬的景象,顿 时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芽芽,你少装了!」几乎衣不蔽体的女子,突然冲到女孩面前,露出诡谲 的笑意,「我知道你一直在外面偷听我们的事。对不对?」
 
  「没……没有!」仿佛说中了心事,女孩的眼神顿时闪灿不定,神色也马上 变得仓皇不安。
 
  「你自己老实说,想不想一起来?」
 
  「啊!」张福全和芽芽不约而同发出了夸张的惊呼。
 
  「怡雯姐……这怎么可以?」张福全期期艾艾说道。
 
  「为什么不可以?」女子的嘴角漾起了深邃的笑意,紧抓住女孩的手,「我 听说芽芽的功夫很不错喔……」
 
  「怡雯姐,你怎么知道?」女孩的脸上浮现出臊羞的酡红。
 
  「我非常清楚你和阿华、小婷之间的韵事唷。唔……其实我早就想和你们一 起尝试一下那种滋味,只是我怕阿华嫌我太老……」
 
  「不!怡雯姐,你一点也不老!」只见女孩偷瞟用薄被盖住下半身的男子, 神情臊羞地低着头嗫嚅道:「只要他愿意,我可以配合你们……」
 
  音量虽小,却一字不漏地窜入张福全耳里,以至于他听到后,心跳骤然加快 许多。
 
  「怡雯姐,我……我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张福全找了个非常烂的借口, 准备逃离这个可怕的「盘丝洞」。
 
  只不过,当年轻女孩解下胸前的红色丝巾,以腻声嗲音说出:「主任葛格, 要不要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处罚人家骚浪的的小屁屁」时,张福全原本毫无生 气的疲软王柱,竟一下子就呈现一柱擎天的模样!
 
  他望着逐渐朝自己逼近的妖娆槟榔西施,不由得向上天祈祷,希望这份香艳 谢礼,只要他有空就能来这里恣意享用……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